第41章 内森番外 奉献于你的初次相逢 上篇

                                                作者:夜桎页
                                                更新时间:2019-04-17 11:31
                                                点击:78
                                                章节字数:5726

                                                选择正文字体:

                                                内森番外,奉献于你的初次相逢 上篇


                                                那是个澄澈如洗的艳晴天。

                                                幕布一般纯粹的青空,看不到一丝云,连同海面一同也映照着天空那潋滟的空色。

                                                从停车场向海港的堤坝望去时,海天一线的尽?#32321;?#27700;泥色的消波堤盖住,平静的海面掀不起一丝波澜。

                                                感到了一丝无趣。

                                                “岩井俊二在小?#30528;?#20102;《情书》,这边的运河也变成情侣约会的圣地呢,要过去?#32431;?#21527;?”

                                                同行的男人停好车,体贴地问道。

                                                情侣约会吗...第一次见面就把?#32422;?#24102;到这里...

                                                看上去是副老实的面孔,实际上却挺积极的呢。

                                                三森暗自在心里掂量着,面上仍是挂着礼貌的微笑。

                                                “是吗,那去?#32431;?#21543;。”

                                                作为公认?#39318;?#23398;府学习院大学的女子会,会定期为?#23383;?#22253;直升到大学的女学生举办旅行和聚会,会有同样是学习院大学毕业的OB的儿子陪同,其实是相亲会。

                                                将财富巩固在同一个阶层流通,作为?#26377;?#36130;富的下一代目,婚姻是最牢靠的?#29486;?#26041;式。

                                                从十八岁到现在,也习惯了。

                                                不过三森还是第一次应邀到北海道来参加聚会,可见三森家对这次相亲对象的重视。

                                                男人绅士地领着她顺着小樽运河走了一圈,兴致勃勃地介绍沿岸的明治时期的洋风建筑与?#35828;?#20316;为重要港口的百年历史,其中不乏掺杂着?#32422;?#20250;社的名字,叫什么来着...三森转?#32321;?#24536;了。

                                                该说相亲的男人的样子千篇一律,还是家世好的男人的样子千篇一律呢。

                                                稍微有点无聊。

                                                站在传说中的约会圣地小樽运河的桥头,虽然正值盛夏,北国的太阳却渐渐失去了温度,迎面的风载着幽幽的?#25346;猓?#32780;三森为这次相亲穿着露肩的吊带小礼服裙,顿时感到人间不值得。

                                                那位土生土长的贵公子却似乎对降?#26053;?#26377;什么感觉,亦没有察觉三森的不适,反而殷勤地推荐当地牧场的牛乳制作的软冰淇淋。出于名门千金的礼仪,三森没?#26032;?#20986;不耐的神情,只不过三言两语打发他?#32422;?#20080;去了,?#32422;?#29420;自站在运河桥上。

                                                今天是周六,周围人来人往的游客都是成双成对,翠绿的河水上悠游的贡都拉也是一对对的情侣,小声地说着好厉害,好厉害,凑在一起笑容甜蜜地拍着照,?#21482;?#21888;嚓喀嚓的声音在耳边响个不停,普通的约会原来是这个样子啊...

                                                好无聊。

                                                相亲对象超过二十个,恋爱经验ZERO的三森兴味索然地背过身去,抱住?#30452;?#25619;了搓。

                                                望着举着蛋筒冰淇淋小心翼翼小跑过来的男人,三森突然觉得他和小樽出奇地相配。

                                                是地元出身的关系,还是表情和路人太过相似?

                                                看着就冷的冰淇淋浇熄了三森的好奇心,总觉得也并不想知道答案。

                                                该结束了,这场各种意义上都冷感的相亲会。

                                                “感谢北川さん带我来小樽观光,这都快?#31456;?#20102;呢。”

                                                男人窘迫地拿着冰淇淋,极力想要挽留。

                                                “?#31456;?#21518;的小樽才是真正的小?#30528;叮?#21069;面的八音盒店还可以定制想要的曲谱的八音盒,三森さん不是很?#19981;?#27468;剧吗?我想送一只给你当礼物。”

                                                她后退了一步,微微鞠躬,心里却轻蔑地冷笑一声。

                                                就算是航运巨头的公子,也不能在第一次见面就奢望晚上能得手吧。

                                                “难得承蒙北川さん相陪,再这以上我也不好意思呢。时间不早了,?#19968;?#26159;?#32422;?#22238;去吧。”

                                                “这怎么行!”

                                                看到三森想走,男子慌忙丢下冰淇淋想去拉三森,却在三森转身时抓住了她的肩膀。

                                                裸露的肌肤被?#34892;?#30896;触的一瞬间,三森皱起了眉头。

                                                “请放手!”

                                                “这位先生...”

                                                一?#30343;稚?#36807;来把男人的手拨开的同时,一条带着体温的薄丝巾落到三森肩上。

                                                感觉到温暖的同时,略带金属感的柑橘苦味伴着轻柔的花香盈盈而至,那份近乎忧郁的苦味过后,清甜的桃子与温暖的肉桂深沉地包裹住了她。

                                                这温度太过温柔,三森情不自禁地抬头看向那手的主人。

                                                她身材高挑,一米七多的身高几乎与男人平视,肩背如模特般薄而宽阔,?#30473;?#21512;体的黑色女式西装更是将她挺拔的身形修饰得精彩出尘,虽然是女性,电影明星般俊美的面容?#20174;?#19968;股不输?#34892;?#30340;飒爽与英气。

                                                不,她不是像电影明星,她就是?#20301;梦?#21488;?#29486;?#32768;眼的明星。

                                                “薰前辈...”

                                                神乐薰,三森国中就读宝冢音乐学校时的前辈,短短六年便出任宝冢剧团月组TOP男役,之后出演不过一年就突然宣布毕业?#36865;牛?#22312;宝冢内部?#22836;?#22280;刮起了不小的风暴。

                                                她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神?#27835;?#35328;看了三森一眼,顿时明白这位面容优雅的美丽女性同是宝冢的学生,她微笑着握住三森的手腕往?#32422;?#24576;中轻轻一带,如在剧团练习那般将三森带离?#34892;?#30340;身边,爽朗的姿态甚至比?#34892;?#26412;身还要潇洒。灿如星辰的眼眸?#20102;?#30528;鲜明的警告凛然直面对方。

                                                “强迫女?#38752;?#19981;是绅士所为。”

                                                北川透看着将不知哪里冒出来的女人将三森护在怀中,也?#34892;?#19981;悦,但三森是贵?#20572;?#20063;只能按捺下脾气,好声好气地向三森道歉。

                                                “刚刚是我失态,失礼之处请三森さん原谅,刚刚是误会,家父为了表达对学习院各?#36824;?#23458;的欢迎,特意调了一艘?#28201;稚?#19979;晚宴款待各位,我只是想请三森さん上?#28201;?#32780;?#36873;?rdquo;

                                                北川透往后退了一步,示意两人看向港口的方向。

                                                太阳渐渐落下,湛蓝的幕布染上了鲜艳的?#35033;猓?#24179;静的海平面粼粼漾漾,一艘高达六层的巨大?#28201;?#19981;知何时泊入了港口,它通体洁白,唯有船首缀着一颗湛蓝的八棱星,俨然一座立于海崖之上的白石城堡,潋滟的波光为这座白色城堡绘上迷幻却柔美的金色图腾。

                                                不愧是航运巨头。

                                                但?#19997;?#19977;森在心里已经给北川打了不?#26696;瘢?#23545;这艘?#28201;?#38468;带的社?#25442;?#21160;自然也失去了兴趣。比起毫无发展可能的?#34892;裕丝?#19977;森的好奇心全跑到了神乐薰身上。

                                                距离宣布毕业才短短两个月,前辈便一改在宝冢剧团中男役的设定,蓄起了长发,漂亮的深棕色卷发?#32784;?#30528;白皙的肌肤,让她在俊美之余多了一分女性的柔美,?#19997;坛?#29616;在小樽这样的恋爱圣地,让三森有了不好的联想。

                                                “北川さん,不好意思,我已经和前辈有约了,下次有约的话请提前和我预约吧。”

                                                原本就想给三森一个惊喜才没有事先邀约,北川闷闷地吃了个暗亏,暗骂?#32422;?#40065;莽,可眼前女性如此美丽与高贵,又不甘心就此放弃。

                                                “家母一直期待着三森さん你见面,这也是我们两?#22812;?#21516;期待的事情不是吗,如果你不去的话,她一定会很失望的。”

                                                男?#35828;?#19979;头态度谦恭,?#22365;?#38388;亦是点明了家族之间的利益牵扯,三森也不好去驳长辈的面子,三人一时陷入了僵持。

                                                一道微哑的女声冷然插入三人间。

                                                “薰,碰到了麻烦?”

                                                “彩,你来了。”

                                                神乐薰惊喜地转过头去,高扬的音调传达着主人喜悦的?#37027;椋?#35753;三森也好奇地转过头去。

                                                一名少女静?#34255;?#31435;在夕阳的?#22163;?#20013;,半透明的黑色薄纱长裙如柔软的云朵簇拥着纤细的身体,她戴着黑色手套,拄着一根?#29031;?#33324;的物体,身形却自然地镌刻着礼仪与教养,肩背线条流畅优美,金色的阳光流淌在她金棕色的长发上,发尾在微风中优雅摇荡。她肌肤如雪,秀美的五官虽?#25442;?#23244;稚嫩,不如神乐薰俊美耀眼,却也很是可爱。

                                                不知是夕阳太过耀眼的错觉,她觉得少女注视着他们的眼眸,是如太阳一般璀璨的金色。

                                                那双奇异的金眸太过锐利,三森如窒息一般被摄住,?#30830;从?#36807;来时,发现那双金眸也正回望着她,她下意识移开目光,便看到少女身后不远处一列车队缓缓驶来,超过二十名穿着黑色西服的?#34892;源映?#19978;下来,各个面色不善地盯着这边。

                                                那不像?#20999;?#23481;整洁,训练有素的保?#20898;?#20498;像是穷凶极恶的暴徒。

                                                三森养尊处?#29275;?#21738;里碰到过这种人,身体不由自主地缩进神?#21482;持小?br />

                                                感觉到三森的紧?#29275;?#31070;?#20540;?#22768;在她耳边安抚,手却轻轻地将她推离了怀抱。

                                                “别害怕,这是我的...朋?#36873;?rdquo;

                                                “楠田...”

                                                北川却比三森?#20174;?#26356;大,他虽然极力克制着情绪,面色却一下变得煞白,少女察觉到这份恐惧,并以此为乐般戏谑地勾起嘴?#29301;?#39050;边顿时浮现出?#22478;?#30340;酒窝,这?#33945;?#22899;娇柔的面容看上去越发稚嫩,那双灿烂的金眸却全然没有面容的那份稚嫩,反而深沉地看着北川。

                                                “这不是北川君么,怎么会在小樽,听说你们家今天忙着宴会,怎么没邀请我。”

                                                北川看着少女胸前金红的徽章,咽?#19997;?#21822;沫,窘迫地笑了笑。

                                                “楠田さん说笑了,只是家母邀请一些小辈聚一聚的私宴罢了,怎么敢惊?#25293;?rdquo;

                                                少女侧过身望着港口停泊的巨大?#28201;郑?#29733;珀般的眼眸飞快扫过三森,故意朝他暧昧一笑。

                                                “哦,这么说,宸星号是北川君专门用来招待贵客的咯?”

                                                被轻易地捅破心事,北川的脸一阵红一阵白,?#33510;?#30528;不知该怎么解释。

                                                “也不是...”

                                                金瞳少女的言下之意分明是想取笑北川,连带?#32422;?#20063;被调笑。三森心里顿时?#34892;?#19981;悦,暗?#36947;?#20102;拉神乐的袖子,想要离开。

                                                神乐不为所动,反倒轻轻按了按她的肩膀安抚她。

                                                三森突然心里一动,一个奇异的念头浮现在她脑海中,她抬头看着前辈,发现对方的视线丝毫不离黑裙少女,她的目光浸润着如水的温柔,如她身上的香味一样温暖而忧郁,令三森心头涌起微苦的?#38706;?br />

                                                这?#30343;?#23613;万千女性崇拜迷恋的宝冢明星,?#30340;?#30528;黑裙少女。

                                                少女敏锐地捕?#38477;?#19977;森的情绪,她款款走到近前,郑重地摘下手套,薄而?#39034;?#30340;手掌翻上静候着她,圆润的眼眸灿烂如金,娇柔的嘴角?#22478;?#24367;起,满身从容,与刚才戏谑的模样判若两人。?#22365;?#38388;也没了对北川时的清冷,微哑的声线便多了一份砂糖般的清甜。

                                                “你就是三森家的大小姐?”

                                                虽然三森从未见过她,少女胸前佩戴的金红纹章亦是她没见过的图案,但她很清楚,这个少女和她是同一种人。两个相同阶层的人,有时候不需要交谈,在举手投足甚至语言腔调中便自然而然嗅到了同类的气息。

                                                少女大抵是左撇子吧,虽然不符合礼仪,三森也理解地相应伸出左手,还没碰到对方,就被北川上前一把握住。

                                                三森顿时?#25104;?#38590;看起来,北川的?#25104;?#21364;更难看,他额头上冒着汗珠,目露?#20202;?#30475;了眼三森,咬了咬牙转头同少女说道。

                                                “楠田さん,这是我们北川家重要的贵?#20572;?#35831;放过她吧。”

                                                少女琥珀般的金眸浸满了冷意,连唇边笑纹也成了冷笑。

                                                “北川君,你是不是弄错了什么。我要和谁来往,用得着你来允许?”

                                                她伸出左手,柔弱无骨的手掌搭在北川的手腕上,冷白的指尖如羽毛一般拂过三森的?#30452;常?#36731;轻一捏,便让北川像小孩一样惨叫起来。三森还没?#20174;?#36807;来,手已经被那只薄窄?#20174;?#21147;的?#27835;?#22312;手?#23567;?#23569;女翻转手掌,轻快捏了下掌中的手指才慢悠悠地收回手,笑眯眯地说道。

                                                “我送三森小姐回去吧。”

                                                三森犹豫了一下,她看了眼北川,男人眼中的紧张和?#20202;?#20960;乎要满溢出来,这个男人从少女出现的那一刻起就一直在传达一个讯息。

                                                这个女人很危险。

                                                不过这有什么关系。

                                                她是三森家的女儿,生来注定在权力的游戏里博弈的,有什么人是她不能?#29301;?#19981;能碰,不能全身而退的。躲在安全的壳里毫无波?#38477;?#31561;着做谁的妻子的人生,多么的无聊。

                                                三森打定主意,目光便清朗起来,嘴角也自然流露出世家千金的优雅与骄矜。

                                                “谢谢你的好意,?#19968;?#19981;知道你的名字呢。我叫三森すず?#22330;?rdquo;

                                                猫一般金棕色的眼眸慵懒眯起,似是在眼前的美丽女性身上找到了乐趣一般狡黠地一笑,夕阳坠落,稚嫩的面容为暮色骤然点亮,犹如早春之际满树金合欢乍?#30343;⒎牛?#24778;艳了时光。

                                                “我叫楠田彩。”

                                                三森按捺住微乱的心跳,微微颔首致意,又转向北川。

                                                “北川さん,您的?#30422;?#26159;我尊敬的大前辈,三森家与您母家亦是?#24335;唬?#21069;辈盛情邀请,我深感荣?#25671;?#25105;也很期待,三森家能与北川家建立深厚?#23721;輟?rdquo;

                                                这话明里是恭维北川家,?#36947;?#21364;把?#32422;?#25552;到了北川?#30422;?#30340;同辈,摆明?#35828;?#20301;,拒绝了与北川的相?#20303;?br />

                                                北川抿了抿唇,但也很明白,目前最优先的事情,是把三森带离楠田,?#32422;?#25165;有机会,于是勉强扯出笑容走上?#27425;?#19977;森引路。

                                                “三森さん是贵?#20572;?#23480;星号就是来接你的,请跟我上船吧。?#30422;?#22312;札?#31995;?#20320;呢。”

                                                三森看了看神乐薰,又看了一眼露出玩味笑容的楠田彩。

                                                “不过,如我所说,今天我已经和薰前辈有约,请容我改日代表三森家再正式上门拜访。”

                                                “那就一起去吧。”

                                                楠田彩在一旁突然出声,神乐薰无奈地看着彩,转头看向三森,温柔的眼眸中依旧浸润着如水的忧郁,无声地向她道歉。

                                                “三森さん不介意的?#21834;?rdquo;

                                                “?#29275;?#21271;川君,你?#30422;?#21069;几天说想把宸星?#24597;?#32473;我,既然今天有宴会,就顺便去?#32431;?#20945;凑热闹吧。这样三森さん也不用为难了。”

                                                北川想都不想,反射性地拒绝。

                                                “不行!”

                                                楠田?#19990;?#31505;一声。

                                                “我要去哪里,你又能拦得住我?”

                                                她身形如魅轻灵地凑到北川近前,如蜜糖般粘稠的甜美声音在北川耳中却如寒冰,又轻易地吓住了北川。

                                                “这可是北川君最后的机会了呢,我可是在帮你,加油吧。不然多无聊啊...”

                                                说罢,拉着神乐薰大摇大摆往港口的?#28201;?#36208;去。

                                                北川一把拉住三森的?#30452;?#25289;到一旁,低声说道。

                                                “你知道她是什么人吗,她是个黑道!是流氓!我绝不能让你落到她手里!”

                                                三森皱了皱眉,从男人手中抽出?#30452;郟坝?#38388;也多了一丝责?#28014;?br />

                                                “北川さん,你的关心我很感激,但有件事希望你能明白,我来北海道是为三森家开拓道路,能成为她的朋友,为何要拒绝她站在她的敌对面。而我,不是你们之间可以?#34013;?#30340;猎物,望你自重。”

                                                她离去的背影挺拔而骄矜,高不可攀。

                                                北川这才明白,这两个女人,是同一类人。


                                                ====================

                                                超长小tips时间:

                                                这里出现了一个原创人物,神乐薰,宝冢TOP男役,高大帅气全文颜值TOP1,是三森就读宝冢时的前辈,短短六年就登上TOP男役宝座,可以说是宝冢里风云人物(具体捏的谁,你?#20146;约?#29468;)。

                                                文中三森曾经在宝冢音乐学校读了两年,(算是圆了她的梦吧),三森本章时间线的学校,读的是学习院大学,以前是?#39318;?#23601;读的贵族大学,战后才允许平民就读,从幼儿园可以直升到大学的都是有钱有势的大?#26102;?#23478;/华族,三森和北川的妈妈都是学习院直升,阶级可以说是十?#27835;?#22266;的,不过三森中?#23601;低?#21435;宝冢报名读了两年,又被?#30422;?#24102;了回来。也算是她在为?#32422;嚎拐?#36807;,追寻过自由的自豪历史。三森?#32422;?#20063;十分珍惜这段时光,而这个时候她最崇拜,或者说整个宝冢的学生眼里最推崇的人就是神乐薰。

                                                神乐薰是不认得三森的,毕竟三森只是读了两年,没有加入剧?#29275;?#22312;宝冢里大家都是互相叫名字,三森的颜值也有保证,所以神乐薰虽然记不起这个短暂就读过宝冢的人,却明白她是?#32422;?#30340;后辈。

                                                神乐薰用的这支香水,是?#27973;?#21476;老的香水?#25918;?-娇兰出的一款?#27973;?#21476;老的香水,名叫蝴蝶夫人,它的出生年龄是1919年,灵感来源自然是歌剧蝴蝶夫人。

                                                ?#26263;鰨合?#26592;檬,心调:桃、?#20498;濉?#33545;莉,基调?#21512;?#26641;苔、香根草、雪松、黑胡椒、肉桂、龙涎香。

                                                它有一种带着时光味道的苦味,来自草药的苦,人情冷暖,爱而不得的哀?#20849;?#26705;就在这份苦里,可是它又带着桃子的甜,尾调温暖的肉桂香气,泪水般的忧郁,?#22253;?#24773;隐秘的眷恋,没顶的温柔与深情,?#20102;啦换凇#?#34676;蝶夫人是悲剧)

                                                它是一瓶很女性,很忧郁,又很深情的香水。

                                                宝冢本身是没有演出过《蝴蝶夫人》这场歌剧的,但我依然想把蝴蝶夫人献给神乐薰。

                                                金合欢,花语是秘恋。这种树生花本身并不能算漂亮,这个时候的彩在三森心中,也并不能算漂亮。三森其实心里是觉得对方还不如?#32422;?#28418;亮hhh,但仍然被打动了,隐秘的?#30340;?#22475;下了细小的种子。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22270;?#24405;
                                                没有找到数据。
                                                11选5高手只玩前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