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Dear Nancy(后)

                                                作者:茄汁浇饭
                                                更新时间:2019-04-21 11:13
                                                点击:82
                                                章节字数:7712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一年时间?#25442;?#32780;过,南希·幕张每天都生活在不安之中,但为了不让读子·利德曼担忧,她什么也没有表现出来。她同朱尼亚的关系有了质的飞跃。读子·利德曼和她在楼里收拾出了一间空屋,买了家具充作客房,假期朱尼亚天天在这里小住。他也成了一个十足的小书虫,常常问读子·利德曼借书。南希·幕张还以为这是他暗恋安妮塔的结果。作为一个在感情方面毫无建树的大人,她给出了相当没水准的建议:“如果你?#19981;?#23433;妮塔,就要快点向她告?#20303;?#20687;安妮塔那么可爱的女孩子,一定有好多人也?#19981;?#22905;。”可朱尼亚的回答是:“安妮塔?#19981;?#30340;人是久美,久美也?#19981;?#23433;妮塔。我?#19981;?#31859;歇尔。妈妈真的好迟钝啊,难怪读子会向我抱怨你。”




                                                南希·幕张没敢追问读子·利德曼究竟向他抱怨了什么——话音?#31456;洌?#20182;就冲她做了个缝上嘴巴的?#36136;啤?#20063;就是说,读子·利德曼的抱怨是他们之间的秘密,不能让她知晓。她突然想起在怀孕期间频繁体会到的某种感受——读子·利德曼有点像一个笨手笨脚的丈夫和父?#20303;?#29616;在这种感觉变得更加强烈——父亲和儿子有了不?#25954;?#21578;诉母亲的小秘密,以至于母亲感觉自己受到了排挤。她一点也不吃米歇尔·张的醋,反倒是有些嫉妒读子·利德曼。




                                                她们两个都当起了高中老师,在同一所中学工作。有同事在背后议论她们的关?#25285;?#35828;她们同进同出还有一个儿子。说得确实没错,但是想得太多。每次听到这些闲话,南希·幕张都会觉得不好意思。毕竟她们远没有谣传的那么亲密。如果她们真是恋人,她就不会整晚做噩梦了——她常常梦见读子·利德曼追随另一个南希·幕张渐渐远去的背?#21834;?#27599;次夜半惊醒,她都会不?#36291;?#22320;摸一下读子·利德曼的脖子。她在那里留下过一个吻——当时她们还是敌对关?#25285;?#22905;?#30446;?#32418;掺有特殊物质,害得读子·利德曼落入了陷阱。说来奇怪,那时候她曾经肆无忌惮地亲吻读子·利德曼,现在她们每晚共枕而眠,她却连一个?#24403;?#37117;不?#19968;?#24212;。




                                                前大英图书馆特工读子·利德曼在保密工作这方面相当有水平,南希·幕张完全不知道自己究竟有什么地方惹得她不满意,以至于她竟然要向一个孩子抱怨。南希·幕张并不打算问读子·利德曼索要答案。恢复记忆之后,她那颗强烈的好奇?#38590;?#20250;了装死。好在她的自制力足够强大,能?#35805;?#22905;压下冲动的行为。




                                                为了保持居住环境整洁干净,顺便腾出更多摆放书的余地,她时常趁读子·利德曼外出购书的间隙做大扫除。发现读子·利德曼的日记就是在某次大扫除期间。她第一次知道读子·利德曼有写日记?#21335;?#24815;。她们在一起生活了六年,南希·幕张几乎没见过她写字。每次大扫除她都要做激烈的心理斗争——只需随手一翻就可以窥见读子·利德曼多年来的心路历程,了解她的真情实感,以及对所有?#24405;目?#27861;。但她始终没有翻开这本日记。与其说是不够好奇,不如说是感觉恐惧。明明不必亲眼看到答案也能知道结果,用不着非要这步多余的求证。




                                                意外发生的时候她感觉相当懊恼——整理抽屉的时候,她把日记搁在桌边,一不小心就碰掉了。捡起它的时候,她错愕地发现这本两指厚的日记本绝大部分都是空白的,只在开头几页才有书写过的痕迹。果然,她的印象没有出错——读子·利德曼不?#19981;?#20889;字。原本她丝毫没有偷看的打算,可日记却主动招揽她的目光——读子·利德曼在第一行写下了“Dear Nancy”两个单词,合法地赋予了她阅读这本日记的权利。




                                                “Dear Nancy,




                                                看到这个开头,南希可能会笑话我。其实我想写的是日记啦。以前一直没有坚持下来,现在想要努力尝试一下。可能是老天知道我只爱读书不爱写字,所以想用笔误来?#22836;?#25105;。我也真是笨手笨脚,居?#35805;裠iary写成了Nancy,这下日记变成了永远也寄不出去的信,根本就没有意义嘛。今天可能不适合写日记。过几天再说吧。”




                                                页脚记录的日期是七年前的某天。南希·幕张记得非常清楚,那时读子·利德曼还没有以“姐姐的好友”这一身份出现在她面?#21834;?#20063;就是说,这封信?#20999;?#32473;另一个南希·幕张的。原来她根本没有资格读这本日记。但是,洪水一般汹涌而至的嫉妒以压倒性的优势战胜了她好不容?#23383;?#22609;的道德感,像毒蛇一样噬咬着她的内心。她用颤抖的手往后翻了一页。




                                                “我收回上一次?#24149;啊?#20889;成寄不出去的信也是可以的啦。反正不论写给南希还?#20999;?#32473;日记,都不会有人看到嘛。这样或许更好,因为我有好多话想对南希说。但是,我要先说一句,我只?#19981;?#35835;书,写字不是我的强项。假如我想到哪里就写到哪里,说出来?#24149;?#19968;点逻辑都没有,南希不可以笑话我。我嘴巴比较笨,就算把话写下来也好不到哪里去。




                                                今天我从?#27599;?#20808;生那里打听到了你妹妹的消息。她因为溺水缺氧伤了大脑,暂时失去了记忆。据说对她进行过短期的强化训?#32602;?#20294;好像没有起什么作用。不过这其实是件好事啦,假如她恢复了记忆,肯定会被拉去审?#23567;?#26356;何况那也不是什么美好的回忆。假如我冒犯到了你,还请你务必原谅我。我实在不认为那个男人有任何值得你们痴迷的地方。我觉得他肮脏、龌龊、卑鄙、?#20248;常?#23436;全不值得你的爱。如果当初我知道‘进展不顺利的真正爱情‘是指他,我一定会告诉你说’还?#20999;?#31119;却是假想的?#30331;?#26356;美好‘。不过现在说什么都晚了。最终你还是认为他更重要嘛。我虽然不能理解,但尊重你的选择。




                                                南希是不是已经变成了宇宙中的一粒尘埃?#31354;?#26679;讲好像不够浪漫,不如说?#20999;切前桑?#21335;希现在一定变成了一颗?#20999;牵?#35828;不定正在头顶?#37259;?#25105;呢!因为我刚好就在屋顶仰望星空喔。




                                                过两天我就去疗养院看望你妹妹,但愿她一切都好吧。说老实话,我不知道要怎么面对她。我忘了告诉你,她现在不?#26032;?#22612;·幕张了,而是顶替了南希你的名字在生活。也就是说,我以后要叫她南希。感觉真的非常奇怪。我觉得她抢走了你存在过的证据,就像电脑里的新文件覆盖住了旧文件?#33540;?#30495;的,我不知道要怎么面对她。她长得和你一样,名字也和你一样,但就是不是你。老天真的很?#19981;?#21644;我开玩笑。但愿见到她的时候我可以做到心平气和吧。”




                                                日期是她们相遇前两天。墨水的?#19976;?#21644;上一次不一样,显然不是用同一支?#30452;?#20889;的,?#22987;?#20063;略有不同,显得十分认真。南希·幕张捧着日记跌坐在了书堆中间。果然,在读子·利德曼眼中,她只是“南希·幕张的妹妹”,顶替了姐姐的身份,夺走了姐姐的一?#23567;?br />




                                                “今天见到了她。你绝对想不到她现在是什么样的。她不仅失去了记忆,智力也有一点退化,简直就像个小女孩一样,半点以前的影子都没?#23567;?#22374;白地说,我?#19981;?#22905;现在这个样子。天真单纯有什么不好嘛。不过,我无法想象南希也变成这样。那一定很诡异。我觉得南希还是适合南希自己的样子。




                                                她在疗养院过?#27809;?#19981;错。我给她留下的第一印象似乎?#25442;怠?#22905;挺?#19981;?#25105;喔。可能是因为我给她折了一?#24674;?#34676;蝶吧。她差点跟着蝴蝶走进湖里去。要不是我及时拦住了她,这时候你们已经姐妹团聚了。抱?#31119;?#29609;笑开得不够得体。总而言之,和我想象的不一样,见到她的时候我其实没有多余的念头,因为知道那不是真正的南希,所以并不觉得有什么奇怪的。




                                                她很可爱,不论样子还是个性,跟以前的她和南希都不一样。或许可以把她看成一个全新的人。唯一的问题是,她居然叫我大姐姐!老天,她好像还大我一点!而且你们俩的声音还差不多。南希能想象自己叫我大姐姐的情形吗?如果不能,那说明?#19968;?#31639;正常。总之,明天见到她的第一件事就是让她把称呼改过来。”




                                                虽说情绪十分低落,但南希·幕张还是忍不住笑了一声。不知道为什么,当初她就是认定读子·利德曼是个温柔可亲的大姐姐。这位大姐姐当时还冲她笑得挺甜,没想到一扭头在就日记里抱怨她。




                                                “距离上次写日记居然已经过了一个月!果然,我真的不太适合写日记。稍微记录一下最近的状况吧。南希真狡猾呀。根本不是把妹妹托付给了我,而是把女儿托付给了我。幸好我之前常常要跟十五六岁的女孩子打交道,否则一定对她毫无办法。这点小事完全难不倒我。




                                                她特别依赖我,像被人抛弃过的小猫咪一样,无论我走到哪里都会黏上来,生怕我把她一个人丢下。我几乎没有?#26469;?#30340;时间。我读书的时候她总在边上?#37259;?#25105;。不过我从来都不会?#20013;摹?醋趴醋?#22905;就睡着了,一点也没有影响到我。有时候她会问我书里写了什么。你一定没见过她那种眼神。清?#22909;髁粒空?#26080;辜。一见到那个眼神我就不由自主地放下了书,跟她讲起了书里的故事。




                                                假如你们只是一对普通的姐妹,你肯定是那种非常疼爱妹妹的姐姐,绝对不会是那种?#19981;?#27450;?#22909;妹?#30340;姐姐。一看到她的眼神你就会心软。我觉得她有一点像小?#32602;?#24863;觉毛茸茸的,眼睛亮晶晶的,看得我心里直痒痒,想把她抱在怀里揉她的脑袋。”




                                                从来没有人用这些话形容过南希·幕张。她觉得新鲜得要命。在她面前读子·利德曼从不吝惜笑容和赞美,总是抓住一切机会鼓励她夸奖她。当时身处其中的她从不觉得奇怪,后来却认为那只是哄小孩的手段,一度完全提不起劲。原来不是。全都是真心实意的感叹。




                                                “这段时间简直忙昏了头。我一天到晚都在看书恶?#24618;?#35782;,但你绝对想不到我看的都是什么书。老天,你知道她怀着那个男?#35828;?#23401;子吗?我觉得你还是不知道比较好。




                                                前一阵她常常感觉头晕恶心。我好失?#22467;?#23621;然没有引起重视,只当她吃错了东西。或许是我真的把她当成了十五六岁的少女,所以根本没往那个方面多想。直到有天她差点晕倒在?#19968;?#37324;,?#20063;?#24847;识到问题的?#29616;?#24615;。看到检查结果的时候我简直不敢相信。她已经怀孕八周了。那个男人就是不肯放过大家,居?#25442;?#30041;下了一个孩子!天知道这个孩子以后会是什么级别的怪物。最好别太?#19981;?#27585;灭世界。




                                                最近这几天她吐得尤其?#29616;亍?#21507;饭的时候什么也咽不下去。我只能干着急。这孩子将来肯定是个危险人物,还没成形就天天这样折腾妈妈。我要提前把它列进黑名单里。医生说这些症状在三个月的时候就会自动消失,但?#19968;?#26159;非常担心。我不知道我能不能?#23637;?#22909;她,我看了好多好多书,希望它们能有帮助。




                                                好多书里都说女人在怀孕以后会显现出非凡的?#24863;裕?#20294;她依?#19978;?#20010;没长大的孩子一样。我甚至想问她一句,她到?#23383;?#19981;知道自?#21512;?#22312;是什么状况。她的肚子里可是住着个小宝宝耶。老天,这可太叫人操心了。我会尽我所能?#23637;?#22905;的,你放心吧。假如我没有?#23637;?#22909;她,我就没脸和你说话啦。”




                                                南希·幕张感觉自?#27627;成?#30340;笑意越来越强烈。不知道朱尼亚得知这些抱怨以后会怎么想,还肯不肯对她保守读子·利德曼的秘密。读子·利德曼的语气分明就是一个正在埋怨孩子委屈了母亲的父?#20303;?#36825;些日记简直可以看作是“丈夫在妻子怀孕时的心路历程”。每每想起那段时光她都觉得十分有趣,以至于可以忽略恼?#35828;?#22922;娠反应和?#32431;?#30340;分娩过程。




                                                “又好久没有写日记。你知道的,我可忙啦。今天有了新消息,你肯定不想错过。




                                                先说一句,?#27599;?#20808;生今天来了。他前几天才知道南希怀孕的消息。之前他几乎没有问过这边的情况,但今天却突然跑了过来。不知道为什么,我有种不好的预?#23567;?#20182;似乎对这孩子特别感兴趣。我好担心。这孩子毕竟是‘伟人’结合后的产物,真的很有可能是个怪物……抱?#31119;?#25105;不会对南希这样说的。我不是讨厌这个孩子,我只是觉得非常担心。




                                                我也对这孩子很感兴趣!我可是要?#37259;?#20182;出生长大的。或许?#19968;?#33021;做他的教母。对了,之前提到的新消息是,他是个男孩。南希不想提前知道性别,但我偷偷问了医生。她想把惊喜留到最后,我就没那么有耐心啦。下午我想了一大堆适合男孩的名字,可她连孩子是男是女都不知道。我最好奇的是他会长成什么样,听说男孩总是比较像妈妈。谢天谢地他是男孩,将来一定会是个漂亮的孩子。希望他的眼睛能长得像妈妈。




                                                特别想和南希讨论名字,我真的有好多想法,不过还是算了,她?#19981;?#24778;喜嘛。”




                                                朱尼亚这个名字来自某位抚养过他的特工。南希·幕张曾经说过,假如让她来起名,一定不会叫这个名字。但她其实没有认真想过取名的事。因为一直不知道孩子的性别,加上孩子出生后立刻就被大英图书馆的人夺走,为了保护她的感受,读子·利德曼告诉她孩子一生下来就没呼吸,所以她从来都没有想好要取什么名字。原来读子·利德曼竟然想过一大?#36873;?#19981;知道她还能不能记起其中的某些名字来。南希·幕张非常迫切地想和她讨论这个话题。




                                                “最近经常被人取笑。差点不想跟你?#19981;啊?#30495;是太过分了。把这么重要的任务丢给我,自己却一点都不操心。




                                                前天有工作人员发现了我看的书,第二天消息就传遍了整间疗养院。你就想想看吧,大英图书馆的特工居然在看这么奇怪的书,说出去什么脸都丢光了。可不看又不行,遇到突发状况就糟糕了。你知道什么叫做假?#24616;?#32553;吗?你肯定不知道。之前我也不知道,立刻就叫了医生。医生让我多看点书。我好委屈。书里明明说过这?#36136;?#22312;晚期才会频繁发生,?#20197;?#20040;知道她会在这时候就遇到。温蒂也来过一次,说我像个新手?#32844;鄭?#31528;手笨脚莽莽撞撞的。为什么大家都要怪我?我已经在努力看书了。




                                                晚上南希常常睡不好觉。书里说这是找不到合适的睡姿和荷尔蒙变化的结果。她希望我能陪着她睡。睡在同一张床上。疗养院专?#25490;?#26469;了一张大床。我倒是不介意,就怕这样她会更睡不好。一个人睡这张大床不是更舒服嘛?对了,忘记告诉你了,我现在已经彻底住在疗养院里了,就和她住在同一间病房,这样可以方便应付突发状况。你知道吗,孕妇总是有好多奇奇怪怪的要求。有次她半夜醒过来,我也跟着惊醒,问她是不是不舒服,她说肚子饿了。幸好?#20197;?#26377;准?#31119;?#19981;然就真的完蛋了。




                                                睡不安稳的时候她会钻进?#19968;?#37324;。我只能一动不动地躺着,生?#36335;?#30861;到她休息。老天,这份罪本来是该叫那个男人来承受的。我一定是史上最不幸的特工,虽然打败了想要毁灭世界?#24149;檔埃?#21364;不得不帮他?#23637;似?#20799;。最可恶的就是我完全拒绝不了她。舍不得她睡不着觉,更舍不得把她?#25215;选?#27599;天醒过来都浑身酸痛!”




                                                指尖拂过纸张的边?#25285;?#21335;希·幕张?#25932;?#20102;起来。看到日记?#30446;?#22836;时,她的情绪几乎跌落到了谷底,就像失去动力的汽?#25285;?#24590;么也爬不上坡。但越往后看她就越觉得心情愉悦。尽管开头那个南希并不是她,可绝大部分内容?#21152;?#22905;有关。这也算是一?#36136;?#21033;。她禁不住暗自窃喜。读子·利德曼对于南希·幕张?#24149;?#24651;似乎并不强烈。如果她没有理解错?#24149;啊?br />




                                                “昨晚我做了一个梦。




                                                我梦见我是一个普通的男人,半夜里在床上醒来,身旁躺着我深爱的妻子。她怀孕了,小腹微微隆起,我们都非常期待孩子的降临。我真的很爱她,一醒来就想?#24403;?#22905;。可是她好像在生我的气,不许我碰她,还背对着我。我觉得好委屈。因为我真的很爱她。所以?#19968;?#26159;抱了她,抚摸她的肚子,亲吻她的发梢。她发出咯咯的笑声。她一定是?#26179;?#25376;得很痒。她在?#19968;?#37324;转过身。你猜我看到了什么。她有一张和你一样的脸。




                                                醒来之后,我发现我躺在床上,身旁空荡荡的。我想,我的妻子是不是去卫生间了?我等了一?#31181;櫻?#31561;到了南希揉着眼睛爬上床,窝进我?#24149;?#37324;,说她这晚又没能睡安?#21462;?#20320;知道的,因为胎儿会压迫膀胱,所以孕妇总是不停地上卫生间。假如你不知道也没关?#25285;?#20320;用不着操心这个,这是我该担心的事。




                                                我在梦里看到的人是你。?#20197;?#32463;真?#24149;?#24819;过这种情景——假如那个男人并不存在,你只是一个普通的特工,经常和我一起执行任务,最终我们陷入爱河,那么这种温馨的场景一定是会出现的。我们真?#30446;?#20197;在英国结婚喔。也许我们会养一只小猫,不过也可以?#26538;?#21862;,甚至会有一个孩子。可我知道,最终你还?#33540;?#25321;了那个男人。或许就是因为这样?#20063;?#19979;意识地认为,假如我也是个男人,情况是不是会不同。所以,我知道梦里的妻子是你。




                                                南希回来以后,靠在我?#24149;?#37324;,把我的手放在了她的肚子上。时间过得?#27599;歟?#24050;经五个月了,昨天她第一次感觉到了胎动。?#19978;?#24403;时我离开了一阵,?#19968;?#26469;的时候,她立刻抓住我的手,一脸兴奋地要我摸她的肚子。我摸到了。这个有劲的小?#19968;?#38271;大以后一定是个特别的人。




                                                不过话说回来,当时我整个人都僵住了。我想起了我在梦里是如何抚摸你,亲吻你的,甚至……我不知道要怎么描述那?#36136;隆?#26377;一瞬间我也想抚摸她,不是隆起的小腹,而是肿胀的脚?#20303;?#25105;只想亲吻她,不想做别的事。我不想伤害她。我真的觉得她就是我的妻子。我头一次把她和你分得那么清楚。她是她,你是你。你只能活在我的梦境里,她却?#33540;?#21069;触手可?#26263;南质怠?#20197;前我很?#19981;?#20570;梦,不过现实世界也很美好。




                                                坦白地说,我对你的迷恋会不会只是吊?#21028;?#24212;的产物?和她在呆在一起的时候我总是感觉很安心。眼下我能想到的最大威胁就只是这个孩子。但愿他出生的时候别给南希带来太多?#32431;唷?#22905;是个很坚强的人,但却非常怕疼,我不想看见她疼得掉泪。”




                                                不知不觉中南希·幕张屏住了呼吸。原来读子·利德曼一早就不再认为她是南希·幕张的复制品了。明明开头通篇都是对她的抱怨和不满,还曾经指责她抢走了南希·幕张的名字,可到头来每一个被提及的“南希”指的都是她。看到读子·利德曼的自?#19968;?#30097;,她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那份感情毫无疑问是真实的,否则也不可能有?#33540;?#30340;梦境出现。但是,她恐怕再也不会嫉妒南希·幕张了。因为她是现?#25285;?#21335;希·幕张只是梦境。她的自?#26696;?#26412;毫无道理。读子·利德曼在字里行间倾注的爱意简直就要满溢了。?#19978;?#30452;至读到这本日记她才明白过来。她继续往后翻,惊讶地发现日记竟然只剩两页了。




                                                “好久都没有看到这本日记,差点以为没有把它带出来。第一次用它写日记?#19968;?#22312;家里的楼顶上,但现在我却躲在市立图书馆的地下室里。距离上一次写字已经过去好几个月了,我一直都不敢把它打开,因为一打开就要面对你。你一定会对我感到非常失望。我没有守护好南希。孩子被?#27599;?#20808;生抢走了。




                                                他刚一出生就被人抱走了,南希甚至都没能看他一眼。我见过他。南希生产的时候我就在边上陪着。他长得很漂?#31890;?#30524;睛鼻子都像南希。但他被抢走了,就在我的眼皮底下。这都怪我。我当时一心只想着南希。她痛得太厉害了,一直抓着我的手,我一步也不敢离开,什么都能没注意到。等到我反应过来的时候,很多事情都无法挽回了。




                                                我不敢告诉她孩子为什么不见了,只能骗她说孩子没有活下来。她本来只应该痛到掉泪,不应该伤心到流泪。她真的很爱这个孩子,我也是,一直都盼着可以早点见到他。所以我去找了?#27599;?#20808;生。如果你能看到新闻,就会知?#26469;?#33521;图书馆?#26179;疑?#25481;了。虽然没法把孩子抢回来,但我是可以保护南希的。逃出疗养院之后我们躲到了这里。




                                                其实这里也挺好的,我可以随心所欲地看书。这里的书我一辈子都看不完。而?#19968;?#26377;南希在我身边,怎么样也不会觉得孤单。就算要在这里呆一辈子也?#26179;?#39064;。你一定会觉得我非常差劲,可我没有别的办法了。现在最重要的任务就是不让南希受到伤害。我不可能单枪匹马地对抗大英图书馆。就当我是个懦夫吧,如果你想指责我,我一定不会还嘴。我只希望南希可以过得幸福,?#35789;?#36825;意味着她必须和孩子分离。




                                                这样把她强留在我身边,不告诉她真相,欺瞒哄骗着她,简直既狡猾又龌龊。我和那个男人是不是根本没什么两样?抱?#31119;?#27809;能履行好对你的?#20449;担?#25105;会暂时把这本日记封存起来,直到我有勇气说出真相再来见你。”




                                                日期是在她们躲入图书馆的三个月后,距今已经六年有余。读子·利德曼早就道出了真相。南希·幕张仔仔细细地翻了一遍剩下的部分,没有看到任何后续文字。或许读子·利德曼已经忘了这件事。她合?#20808;?#35760;本,原封不动地放回抽屉里,安安静静地做完了清洁。她终于明白了读子·利德曼可能向朱尼亚抱怨了什么。她都已经迟钝到了这种地步,难道还不许读子·利德曼偶尔发一下牢骚吗?




                                                今天读子·利德曼是和朱尼亚一起去买书的。南希·幕张脱下了围裙和手套,换上干净的大衣和围巾,决定也到书店街去看看。她拉开门,发现读子·利德曼和朱尼亚正站在门口,大手牵着小手,小手拖着皮箱,皮箱满满当当。大人小孩都冲她笑得一脸?#27704;謾?br />




                                                “我们回来啦!”




                                                “欢迎回家。”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24656;?#26159;:-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22270;?#24405;
                                                没有找到数据。
                                                11选5高手只玩前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