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Episode One 我触碰不到那颗星星

                                                作者:ななみゆう
                                                更新时间:2019-04-21 23:17
                                                点击:217
                                                章节字数:6175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回首往昔,我的人生充滿恥辱。」

                                                這是第幾次了呢,合起書後將手蓋在書上,我靜靜地琢磨這句從內心撕裂出的話語,幻想那個可憐?#35828;?#38754;容。

                                                「就算是『死相』,也好歹有表情,能叫人記住。但那張照片給?#35828;?#24863;覺,就像在?#35828;能|體上安了一個馱馬的腦袋。」

                                                「不知爲什麽,就是讓人看著害怕、不愉快。同樣,我以前從未見過如此不可思議的男?#35828;?#33225;。」

                                                不可思議、不可思議……

                                                不可、不可、不可。

                                                思議、思議、思議。

                                                「咳——」

                                                一定是老舊書架裏帶出的灰塵嗆進了肺。好苦、好苦!眼角不爭氣地濕潤了起來。

                                                人到底能不能想象出超乎認知範圍之外的東西?我覺得不可思議這個詞本來就是錯誤的。

                                                人不可能做到這一點,就算那樣的「東西」出現了,也只會一掠而過。

                                                是的,必定是錯誤的。包括生活在?#21462;?br />

                                                門軸還是一如既往的鏽蝕。

                                                「這張臉不僅沒有絲毫表情,甚至給人留不下半點印象。簡直就是沒有特征。可以這麽說,我就算看了照片,?#28784;?#38281;上眼——」

                                                「就已經忘了她的長相。」

                                                ·

                                                ·

                                                ·

                                                剛剛落完花的染井吉野,已經長出新梢。

                                                門口前「注意安全!」的標識、新的警衛大叔、新的學校制服、長而緩的下坡道……我都已經習慣了。

                                                舊愛不會超過三天,留戀也不過是日升再落。對于剛剛進入高中的人,也許不太合適。但中學能勾起我念想的事,也就只剩下一件了。

                                                「侑?」

                                                「……侑?」

                                                ……

                                                「侑——!!!」

                                                啊。能不能不要在別人耳邊吼呢?耳膜都要給刺穿了。醒悟過來的我把目光從手機屏幕上抽出。

                                                「在和誰聊天?」

                                                「嗯,沒什麽啦。」順手將手機放進口袋,我向友?#35828;饋!?#26417;里現在要去社團了?」

                                                「沒錯……」朱里以懷疑地打量我。「侑,你也得做決定了吧。『體驗入部?#25442;?#21205;馬上就要開始了」

                                                「這不是還在愁著呢。」我苦笑,「田徑部、壘球部……羽毛球我也很?#20449;d趣。或者幹脆改變心態,進入文學社或者心理社這樣的文藝系社團——」

                                                「真是優柔寡斷呢侑醬,明明是個嬌小的女孩子卻盡想著些體育社團。莫非是對猛男?#20449;d趣?」

                                                朱里高大的身子後冒出來一個腦袋。是歷同學。

                                                「來籃球部吧!」朱里湊過來,勾住我的脖?#21360;?br />

                                                對比了一下我們的身高後,我打出了否定牌。「我的身高還是有點勉強吧,站著都會被別人蓋帽?#21360;!?br />

                                                「沒關系、沒關系。」

                                                看來我只能打哈哈蒙混過關了。

                                                「喂——小糸、小糸侑!」

                                                「啊、是!」我望向門口。是擔任數學課教師的班主任。

                                                「要是妳還沒決定的話,能不能考慮一下學生會?」

                                                我呆了一下。「學……生會嗎?」

                                                「誒——總覺得會是個非常死板的地方。」朱里拉我之心未死。

                                                「不不不、我們學校的學生會姑且是個活動較多的組織,跟平常的社團沒什麼倆樣。」

                                                為了擺脫朱里。

                                                「那放學之後能讓我去參觀一下嗎?」

                                                老師臉上浮現出高興的表情。「?#20449;d趣的話當然歡迎。這簡直是幫了大忙。」

                                                「哈?」不好,中套了。我能感受到背後朱里?#39511;?#24525;笑而微微顫抖的胸部。有料女,可惡!我用肩膀頂了她一下。

                                                「學生會的換屆選舉馬上就要進行了。這段時間我一直在找一個能夠幫忙的同學。哎呀哎呀,幫了大忙喲——」

                                                已經不能拒絕了,我點點頭。

                                                總感覺被人騎在脖子上用蘿蔔引誘著向前奔跑起來了。

                                                嘛,算了,反正我的確是?#20449;d趣。

                                                ·

                                                ·

                                                「雖然老師說是在這裡——」

                                                面前又是一塊樹立在草和樹叢中的圍欄。這個學校的規劃師到底是誰?我歎氣,轉而看向別處。

                                                這時候,人語聲跟著輕風吹了過來。

                                                嗯?這個時候誰會來學校的角落?我慢慢踱過去。

                                                「七海同學,請和我……」

                                                我盡量不發出聲響地探出身子,是本校的一對?#20449;?#21516;學。

                                                啊。果然。

                                                「請和我交往——————!」男子深深地鞠躬,看得出他的勇氣和決絕。涔涔的汗在他的額頭上流淌。

                                                我迅速地躲回墻後。

                                                「對不起,我不會和你交往。」

                                                「是嗎……也、也是。我和七海同學一點也不般配,你這麼優秀——」

                                                「請不要隨隨便便地貶低自?#28023;?#21315;萬不要這樣說。」

                                                我忍不住好奇,?#20302;?#22320;觀察起來。

                                                男子撓著頭,手足無措的樣?#21360;?br />

                                                知道嗎,人在緊張的時候會摸頭,是?#39511;?#23567;時候媽媽在我們受傷的時候經常這樣做。

                                                「我只是,無論被誰告白了,都不會和他交往。僅此而?#36873;!?br />

                                                這道閃電從近處直接劈進了我的腦海里。就連女同學揮手和他告別都沒注意到。

                                                「那麼,?#21360;?#19979;、來——」

                                                「是誰在那裡呢?」

                                                「十?#30452;?#27465;!」

                                                不是呆子都知道現在應該土下座致歉,我就鞠個躬好了。畢竟這樣的行為幾近等於騷擾。

                                                「我、我沒打算偷聽。只是剛好碰上了走不掉——」

                                                「噓……」

                                                我仰起頭,看見她用食指抵在嘴唇上。

                                                「要、保、密、哦?」

                                                我慌忙地點點頭。「當然!」

                                                這時候在她胸口飄揚的紅色領結攥住了我的眼睛。

                                                『是二年級的……』

                                                ·

                                                ·

                                                ·

                                                ?#25913;?#22312;這裡做什麼?」

                                                我和她並肩走在林蔭下。「喔對,我是在找學生會室來著。」

                                                她笑了起來。「那個地方的確不太好找。聽說是原來的書法教室棄置不用,由學生會給接手了。這個學校沒有富裕到給每個社團一個活動點的地步,作為前輩的學生會只能吃這種殘羹冷炙咯。」

                                                「知道的真多呢。」

                                                這個女孩的確很美,是足以讓膽小的男生鼓起勇氣來告白的人。烏黑似墨的長髮搭在腰間,精緻的臉上挑不出一絲瑕疵,走起來也乾淨利落虎虎生風。

                                                完美超人嗎……

                                                「這個時候來的話,妳是今天來學生會幫忙的一年級後輩吧?」她看了過來,我立馬低下頭,踢起了石?#21360;?br />

                                                「啊、是。」

                                                「那好。我們到了。」

                                                「欸?」不知不覺我已經跟她走到一座木屋前。我停下來觀察它和旁邊的花圃。

                                                「我是學生會屬的七海燈?#21360;!?#22905;佇立在門口,轉向我并伸出手。「請多關照——」

                                                ·

                                                能夠重來的話,我還會踏進那扇門嗎?

                                                我不知道。

                                                ·

                                                ·

                                                ·

                                                「侑。」

                                                「我說侑啊!」

                                                「嗯?抱?#28014;!?#25105;又發呆了。

                                                「學生會的感覺怎麼樣?看起來會很忙,你還要去嗎?」歷沒好氣的按住我拿手機的手背。

                                                ?#39640;?hellip;…我這邊也在躊躇?#23567;!?br />

                                                「不過——有個很帥~氣?#37027;?#36649;!」我撕開麵包的塑膠袋。

                                                ?#39640;?#21999;——侑終於也開竅了?」

                                                朱里的你表情很?#20284;?#21734;。我冷靜地反擊道「前輩是個女生啦。」

                                                「嘁~」朱里誇張地後仰,歎起氣來。

                                                「我就知道會是這樣。這種事?#36785;F樹開花還要難。」

                                                蘇鐵十到二十年還是會綻放一次的,不要以人家作為反例啦。

                                                「真的真的很帥氣!」我認真地道,「是一個叫七海?#37027;?#36649;。能力很強,長得很好看,性格又很溫柔——」

                                                她拒絕那個男生?#37027;?#26223;又浮現在我眼前。

                                                這不算溫柔什麼算呢?拒絕他人本身就是一種莫大的慈悲。

                                                「啊,我聽說過。」歷吞下一顆丸子,「據說在一年級時就已經能搶走學生會長的風頭了。」

                                                「聽妳說很帥氣,我以為必定是個男生呢。」朱里掛起超拽的神色。就差在臉皮子?#22363;觥?#24555;來問我吧』。

                                                我識趣地接下話頭,「對了,朱里你之前說的籃球部那個男生怎麼樣……」

                                                「昨天?#37027;?#36649;超帥!跟第一?#25105;?#21040;他的時候有過之而無不及!」朱里握住拳頭元氣爆發。

                                                「我聽你就為了追那個男生才來這間中學的時候,差點咬到舌頭。」歷吐槽道。

                                                「沒趣沒趣。我還以為終於能扒出一些侑的戀愛秘聞呢。你啊,真是完全沒?#26143;?#26149;期少女該有?#37027;楦小!?br />

                                                我微笑著聽她說,握著手機的掌心微微地顫抖著。

                                                這方面的事並不是沒?#23567;?#20294;是,要告訴她們尋求援手嗎。

                                                我。

                                                在中學畢業典禮那天,被告白了。

                                                可直到現在我都沒有給對方一個明確的答復。

                                                她們交談的樣子好開心。

                                                不?#26657;?#19981;能說。

                                                ……

                                                『我只是,無論被誰告白了,都不會和他交往。僅此而?#36873;!?br />

                                                那個前輩……是怎麼做到的呢。

                                                ·

                                                ·

                                                咕嚕咕嚕——

                                                「咖啡和紅茶,想要哪一種?」我提起剛剛煮開的水壺。

                                                「謝謝,我要紅茶。」「那我要咖啡好了。」

                                                下午我又來到了這個學生會室。

                                                我把一杯紅茶放在了七海前輩的桌上,又將一杯咖啡遞給坐在對面的第二個前輩。

                                                「佐伯前輩請用。」

                                                「謝謝你。」

                                                也是個美女呢,亞麻色的頭髮十分惹眼,扎著一個公主頭。

                                                「燈子,是時候購買一些白糖了,儲備告急。」佐伯前輩揭開糖罐道。

                                                「嗯,我會記著的。」七海前輩朝我笑道,「這個地方是不是像家一樣,溫暖吧?」

                                                「吶,燈?#21360;?#32893;說你?#30452;?#21578;白了?」佐伯前輩將一?#23376;?#19968;勺地加進咖啡里,吹著咖啡上的氤氳霧氣。

                                                是個愛甜的貓舌頭。

                                                「為什麼,沙彌香你又知道了啊……」

                                                「我?#37027;?#22577;網可是像蛛絲一樣密佈整個校園的,請不要小看我」佐伯前輩臉?#19979;?#20986;得意的神情,像個邀功的孩?#21360;!?#38614;然聽說對方被狠狠地甩了」

                                                「誒,那這情報真實度有夠低的。」

                                                「就算被燈子甩了又怎麼樣?自從進了高?#24515;?#24050;經擊墜了十幾架了吧。那些男生反而會?#39511;?#25552;起了勇氣而感到自豪。大家明知道知道不?#26657;?#36996;是要不死心地撞運氣。」

                                                哇,這數字有點厲害啊七海前輩,是個名副其實的『擊墜王』。我聽到佐伯的話也禁不住輕呼。

                                                「如果他們都是抱著這種隨便試試的心態,我又怎麼可能說出OK啊!」七海前輩無奈地歎息。

                                                「反正不管怎樣都會被你甩掉啦」佐伯前輩放下咖啡杯,將手掌放在嘴邊,用並不小的聲音對我道,「這個罪孽深重的人,前陣子還被一個女生表白了哦!我們超震撼的,燈子已經能夠獨當一面?#20449;?#36890;殺咯。」

                                                「誒誒誒——!?#21360;?#23621;然真的會發生這樣的事嗎……」我表露出恰到好處的震驚,似乎能夠填滿佐伯前輩?#30446;是蟆?br />

                                                「不要對後輩說沒用的話……!」

                                                「先不說女孩子,至今就沒有讓你覺得不錯的人嗎?試錯法也能夠撞上一個吧?」

                                                「雖然我也覺得有些抱歉就是了……」七海前輩用下?#20599;?#22312;筆蓋上。「但是我真的對這些沒?#20449;d趣。」

                                                「理由,總有理由吧?比如說以前遇到過什麼人,心裡有些不捨之類的——」我近乎嗫喏地给她列举起可能性。

                                                「理由……需要這種東西嗎。我只是就這麼覺得而?#36873;!?br />

                                                ?#25954;驗?#23601;算被人告知了?#21512;?#27489;』這樣的字眼,也從來沒有心動過。」

                                                七海前輩輕鬆地旋轉著手中的百樂筆。「這樣的話,拒絕不就成了理所當然的嗎。」

                                                平靜的海面上刮起了颶風。

                                                「那、那就是說妳——」

                                                「打擾了。」

                                                學生會室的門被一個留尋常學生短頭的男孩打開了。

                                                「我對學生會有些興趣……」

                                                「是來進行入部體驗的一年級嗎。歡迎歡迎。」七海前輩馬上就起身迎接來人。

                                                好在意……

                                                我盯著和男生熱切交談的七海前輩。

                                                妳所說的究竟是不是這樣呢。

                                                ·

                                                ·

                                                嗡——嗡——

                                                「這麼晚打擾妳很抱?#28014;?#24046;不多想聽你的答復了。如果可以的話,明天放學之後打電話給妳。」

                                                我,該怎麼辦呢。

                                                總之先往前走一步。

                                                「讓你久等了,真的是對不起。我知道了,明天就給你一個答復。」

                                                按下發送鍵,我啪地關掉屏幕躺進床褥。

                                                這,算是什麼呢。

                                                懦弱的逃避心中真實的自我。

                                                戴起虛偽的面具與他人共舞。

                                                ·

                                                ·

                                                結果第二天也沒能安心地學習和交談,直到放學和歷以及朱里結伴而行時也是呆頭呆腦的。

                                                「侑……怎麼了?」

                                                走廊上,友人歷回首叫住正在苦惱的我。

                                                「沒什麼。什麼事都沒有啦。」

                                                對不起。

                                                果然站在晚霞的輝光里的妳們實在太過耀眼。

                                                妳們都明白那樣美好的東西吧。

                                                我、不能?#35211;?#20497;。

                                                ·

                                                「呼……哈……」

                                                我沖到了學生會室,一把拉開大門。

                                                空的。

                                                果然還沒來嗎……

                                                到底在期待些什麼?我這不是像個白癡一樣嗎。明明就在岸邊了,卻一頭扎進深海。

                                                可是……要說能夠商量的人……

                                                ?#39640;祝俊?br />

                                                「來得真早呢,小糸同學。優秀喲優秀,能不能快點決定加入學生會呢。」七海前輩以?#22238;?#30340;笑容出現在我身後的門口處。

                                                「前輩……」

                                                「沙彌香?#39511;?#36523;體原因請假了。今天只剩兩個人……」七海前輩卸下挎包準備開始工作。

                                                「那個,前輩!」我稍微提高了些聲量。

                                                「嗯?」

                                                「……呃」

                                                嘴唇的溫度正在消失。

                                                不行不行不?#23567;?br />

                                                「那個男生怎麼樣?就是之前來的那個一年級。」

                                                才不對,我不是想問這個。

                                                「啊啊,那個孩子?已經說要來幫忙了哦,從明天開始。」

                                                我邊聽邊坐了下來,胸口有些難受。

                                                「這樣小糸同學也能輕鬆些了。?#19978;?#21487;賀。」

                                                「是嗎,但願如此……」

                                                意識已經開始墜入深淵了。

                                                不要不要不要。

                                                該怎麼說啊——我的腦袋即將過熱宕機。

                                                一杯冒著熱氣的茶悄然遞到了我的面前。

                                                被驚嚇到的我趕忙起身。「謝……謝謝。真抱歉,竟然讓前輩給我沏茶!」

                                                「小事啦。今天要處理的工作量不多,這點功夫還是有的。」七海前輩又將我按進椅子里。

                                                「所以啊,要是有什麼話,我可以慢慢地喝茶來聽你說。」

                                                七海前輩眼神里閃爍著名為狡黠的光。「總覺得,你現在一臉想要坦白什麼『罪?#23567;?#30340;表情——很可愛。」

                                                「七海前輩……」

                                                一束星光穿透千萬米到達了我的跟前。

                                                ·

                                                ·

                                                ·

                                                「原來如此,是告白的答復啊。」

                                                七海前輩撐著下巴思考著。「既然你從中學畢業就一直思索這件事,說明你不是兒戲,對那個男生也是很認真呢。」

                                                「不過,我不認識那個男孩,不知道為?#35828;?#35441;讓我決定也有點……」

                                                「啊,不是。」我打斷了七海前輩。「答復我已經決定了。我?#21512;?#27489;』他。」

                                                「誒?」七海前輩驚訝地看著我。

                                                「但是我打算拒絕他。」

                                                ?#32842;?#38263;久的?#32842;?#25105;知道七海前輩在等我開口。

                                                中學我一直和他同班。

                                                經常聊天。

                                                也一起外出玩過電動,打過壘球。

                                                和他在一起玩很開心,這沒有半點虛假。

                                                所以……我才會那麼……

                                                ·

                                                「畢業之後我有話要對你說!」

                                                我被帶到紛紛揚揚灑落著的櫻花下。「什麼事啊?」

                                                ·

                                                流傳在歌謠謄抄在書本上的愛情。如此耀眼如此感人。

                                                又如此複雜。

                                                至今也只不過是作為一個台下的觀眾在觀摩著、嚮往著。

                                                有一天,我也能得到那樣能夠讓自己輕飄飄地飛起來的?#26143;欏?br />

                                                「小糸,我、我喜歡你。請和我交往!」

                                                可是,為什麼。

                                                「為什麼,你想和我交往呢?」

                                                「妳說為什麼的話……很正常吧。?#39511;?#23567;糸在我心中是最特別的,我想讓小糸和我變成特別的關係!」

                                                為什麼我還是牢牢地被鎖在地面上?

                                                「……能,能稍微等等再給你答復嗎?」

                                                沒問題的。我只不過是。比別人慢一些笨一些——

                                                我肯定——

                                                馬上就能——

                                                很快就能——

                                                ?#28784;?#20877;等等——

                                                ·

                                                ·

                                                「我也想變得能夠答復他一句,『好,我也喜歡你。我們交往吧。』」

                                                說出來反而輕鬆了不少。我又看見了陽光。

                                                「但是,我並不理解,什麼是他們所說的『特別』。」

                                                「這件事,也沒辦法和別的朋友商量……」

                                                我第一時間想起來的是悠閒地轉起百樂筆的七海前輩。

                                                「要是七海前輩的話,也許能夠明白也說不定。」

                                                能夠坦然說出……「從來沒有心動過」的妳。

                                                「所以才……!」我猛地轉身直面七海前輩。

                                                ?#20250;?#38957;就像貓一樣被溫柔地拍起來。

                                                「一直都認為自己必須要擁有喜歡上告白的對方,這樣的?#37027;?#35731;你很痛苦吧?畢竟一進到高?#26657;?#22823;家都喜歡上談論?#26143;?#21839;題了嘛。」

                                                「確實會以為是自己很奇怪。」

                                                「前輩也……」

                                                我沒有猜錯。七海前輩臉上掛著的還是一如既往自信的笑容。

                                                「我是不是……也能像前輩一樣勇敢坦然地……說出來呢。」

                                                嗡——!

                                                放在桌子上的手機突然振動起來。早有準備的我也被嚇了一跳。瞟了一眼來電人,果然是他。我站了起來。

                                                七海前輩問道「是他的電話?」

                                                嗡——嗡——嗡——

                                                我,究竟能不能。舌尖麻木了,滴下來的冷?#21246;?#22312;屏幕上。

                                                「沒問題的。」七海前輩抓住了我的手。

                                                「就像他能把?#26143;?#20659;遞過來一樣,你也?#28784;?#22909;好地表達出自己現在的心意就可以了。」

                                                七海越握越緊的手掌傳遞來無可名狀的溫暖。?#25913;闃灰?#36889;樣就好。」

                                                ·

                                                ·

                                                「對不起!?#40723;?#24597;是在打電話,我也忍不住跟著這句話一起微微地鞠躬。不這樣做就無法表達我?#37027;?#24847;。畢竟是如此熾烈的?#26143;欏?br />

                                                「謝謝妳。」

                                                對方沒有失態或者生氣地掛掉電話,反而以一記超絕炮彈直轟我的舷板,徹徹底底地將我的不安擊碎。

                                                「嗯,我才該,謝謝你……」

                                                ·

                                                ·

                                                「呼——」

                                                通話結束了啊。比拿到錄取通知那會還要緊張。不對,該做的不?#20999;?#24687;,要先感謝她。

                                                「非常感謝。要是前輩沒有在我旁邊的話,我肯定沒有辦法鼓起勇氣好好表達這份?#26143;欏!?br />

                                                七海前輩沒有說話。我這才發現我倆的手從剛才開始就一直牽著。

                                                ?#39640;?hellip;…前輩?」

                                                「侑。」

                                                手心被浸濕了。我知道那些汗珠並不屬於自己。

                                                「妳剛才說過,妳不明白什麼是特別吧?」

                                                「……是的。」

                                                ?#25913;?#20063;沒覺得有誰在心中是特別的嗎?」

                                                「……是。肯定。無論是誰都好。」

                                                「哇——七海前輩??#40723;_下瞬間失去了平衡,我突然被七海前輩用力拉進了懷裡。

                                                不要啊。

                                                風和日麗的海面突然電閃?#22352;Q。

                                                「前輩……不、不是和我一樣嗎。」

                                                七海前輩抓著我的肩膀,臉靠了過來。「不,現在不一樣。?#39511;?hellip;…」

                                                ?#25954;驗?#25105;覺得,我要喜歡上你了——」

                                                我。

                                                完全不明?#20303;?br />

                                                這個人到底在說什麼——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39063;?#34892;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22993;?#26377;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
                                                11选5高手只玩前一 河南快赢481网上投注 意甲亚特兰大官网 诈金花扑克探测器 下载、排三开奖直播 双色球字谜图谜 四川金7乐历史走势图 中国第一竟彩 3d组选百位杀号彩经网 广东36选7几点开奖 双色球开奖直播17085 十一运夺金乐和彩 广西快三预测号码 爱彩网浙江11选5 体彩乐透星期三 青海11选5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