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章 二十四(完结)

                                                作者:凌玄锋
                                                更新时间:2019-04-06 12:11
                                                点击:204
                                                章节字数:3699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澪,灯子,对不起……”七海母亲面对着站在自己对面的七海澪和那在床上一脸担忧地望着房间内情况的七海,深深地鞠了一躬。

                                                所有人都被七海母亲的行为所呆住了,包括七海父亲——不过最先回过神来的也是他,大概是没想到一直和自己站在同一战线上的妻子会做出这样的行为来。他伸出手抓住自己妻子?#27597;?#33162;,一把将她拉了起来,皱着眉头问道:“你在说什么?”

                                                “这几天我想了很多,从澪对我们说?#22235;切?#35805;过后,到灯子的话,再到今天,我觉得我们的确……”七海母亲将自己丈夫的手放开,对他摇了摇头,眼神逐渐从愧疚自责转变为坚定,“今后我们不会干涉你们的生活了。”

                                                “她?#20146;?#37027;、那恶心的事,?#19968;?#26377;什么脸面去对家里面的其他人?”七海父亲此时已经暴跳如雷,但他却拿自己的妻子毫无办法,只得用颤抖的食指指着两个女儿,然后又指了指自己。

                                                “她们现在的成绩,难道还不足以给你脸面吗?这次我说什么也不会再站在你这边了。”七海母亲的脸变得严肃起来,随后在看向病床上的七海时又流露出母?#23376;?#35813;有的温柔:“灯子,我们以后也不会再那样对你了,妈妈再在这里替我和你爸爸向你说句对不起。”七海母亲说着,又朝着七海弯下了腰。

                                                不过这次动作还没有做完,就被一双柔软的手给抬了起来,七海母亲抬头一看,七海澪抿着嘴唇,眼里泛着泪花。

                                                七海父亲看着眼前的景象,胸口闷着一口气不知道该往何处撒,他最终只?#20040;?#19979;——那正冒着怒气的头颅也一同低垂了下来,然后转身甩下一句毫无气势的话语,冲出了病房:“就当我没有这两个女儿吧!”

                                                七海母亲苦笑了一番:“我会回去好好和你们爸爸说的,他只是现在太逞强了,在他听到灯子和澪说的话后,其实心里已经在想着要如何悔改了。”她来到被七海澪称为京子的医生身旁,细细询问了七海的情况,在松了一口气后才三步?#25442;贗返?#36208;了出去,临走时又语重心长地说道:“我就先不打扰了……孩子们,要幸福啊。”也不知是对七海两姐?#27809;?#26159;对在场的所有人说了。

                                                “那我们也先出去吧?灯子再好好休息一下就可以办理出院手续了。”七海澪看了看自己的妹妹,然后转身对另外三人说道,在对京子递去询问的目光得到肯定之后,说出了后半句话。

                                                “沙弥香。”七海澪见三人没有异议,便抬脚准备先走出去,七海那?#36894;?#30340;声音却在身后响了起来。

                                                佐伯疑惑地望去,看见七海正直直地盯着自己看,那目光似灼热的阳光,将自己的脸点燃,让她不禁回忆起?#29238;?#23567;时前在天台自己那完全没有经过思考说出来的心声,但她现在又不能逃离,只能稳住自己的心神,轻声问道:“怎么了,灯子?”

                                                “你稍微留下来一下,可以吗?”

                                                是神对自己的眷顾还是那恶魔要赶走自己之前的轻语?

                                                佐伯无法?#30452;媯?#22905;的心脏怦怦地跳动起来,然后轻轻点?#35828;?#22836;。

                                                “七海学姐,我……”侑原本也打算走,但她一听到七海叫佐伯的名字,她便开?#24049;?#24597;起来,害怕佐伯抢先自己一步对七海吐露心声,害怕佐伯在七海心神最脆弱的时候给予她足够多的关怀,害怕七海被佐伯?#38647;摺?#22905;紧紧捏着拳头,如果再紧一点,大概?#39038;?#20415;会滴下来吧,她这么想着。

                                                但话说到一半,那个“我”字才刚开口,便像是疾驰在赛道上的跑车被堵塞住了一般,无法再向前挪动半分,侑深知,之后的话放在现在太过于强求,太过于无理,她无论如何也开不了口。

                                                ——但是我也想留下来啊。

                                                “侑,之后我再找你,好吗?”七海在侑还没有开口的时候目光已经停在她身上了,准确地说,是在佐伯点头之后,她便看向了自己的后辈,她歪了歪脑袋,苍白的嘴唇浮起一个小小的微笑。

                                                侑叹了口气,留恋一般看了病房里还剩下的七海和佐伯二人,然后走出去轻轻关上了房门。

                                                “灯子……”佐伯开口,想向七海伸出手,但最后又无力地放了下来。

                                                “沙弥香,干嘛那么拘谨啊。”七海轻轻笑了起来,然后拍了拍自己病床边,“坐吧。”

                                                见佐伯依言坐了下来,七海接着说道:“沙弥香,谢谢你?#19981;?#25105;。可是……”

                                                “可是灯子,我哪一点?#20154;?#24046;呢?”佐伯打断了七海的话,她心中的天秤已经往恶魔那边倾倒,但是她不甘心,她想挽回哪怕一点点的平衡,她急急地开口,她想要七海回来。

                                                “沙弥香,我不是那个意思。”七海摇了摇头,抚上了佐伯放在床上的手,感受到手的主人身体传来的一阵颤抖,又抿了抿嘴唇:“沙弥香不?#28909;?#20309;人差。沙弥香和侑……也是完全不一样的。”

                                                佐伯冷静下来,开始仔细聆听这位心?#20808;说?#20869;心想法,尽管自己的手有点冰凉,但七海手上源源不断传递过来的热量,让她感到的是前所未有的心?#30149;?br />

                                                ——如果时光能停留在这一刻,该多好。

                                                “沙弥香很温柔很温柔,能替我考虑很多很多事情,学习上也好,工作上也好,甚至生活上也好,沙弥香能让我感受到任何人无法比拟的温暖……但也正因为如此,我不能让沙弥香失望,所以,我不能在沙弥香这里表现出哪怕一点弱小……”七海垂下眼帘,盯着凹凸不平的被子,然后?#32456;?#24320;眼睛望向对面那贴着暖黄色壁纸的墙壁,“侑也很温柔,但是她和沙弥香的温柔是不一样的。侑从一开始,便看到了不完美的我,她从一开始,就剖进了我的内心深处……侑总是在我快要撑不住的时候给我温暖,有无意识的,有有意识的,但那?#25351;?#35273;,称为「上瘾」大概也不算过分吧……”七海的脑海中不停回忆着侑的脸,她的眼中开始发出群星一般的璀璨来。

                                                “而且,侑……很勇敢呢。”

                                                这句话,佐伯也不得不承认,在侑开口对七海父亲说第一句话的时候,佐伯心里便已经深深地明白,在自己和侑那所谓的对决中,自己已经输得彻彻底?#20303;?br />

                                                ——原来,天秤早就已经偏向那一边了啊。

                                                佐伯苦笑着闭上眼睛,她想努力地将一眼眶的泪珠都关在眼睛里面,但无论自己怎样用力,泪水还是从缝隙中挤出来在脸庞上翻滚了。

                                                “不甘心呢……如果,先去质问灯子爸爸的是我,现在能让灯子说出很勇敢的话的人,是不是就是我?#22235;兀?#25105;终究还是在关键时刻缺少?#22235;?#20221;勇气啊……”

                                                “沙弥香……”看见佐伯掉眼泪,七海鼻头一酸,泪水也跟着掉了下来,她左手还紧紧握着佐伯的手——不过现在两个?#35828;?#25163;都已经变为冰凉了,右手开?#24049;也?#30528;怎样都止不住的泪水,“对不起……”她有太多话语想对佐伯诉说,但到嘴边,却?#25442;?#25104;了一句道?#28014;?br />

                                                “灯子,别哭啊。”佐伯见七海的样子,急忙拿起床?#36820;?#26041;巾,替七海擦拭起眼泪来,“不过,还?#20999;?#35874;你。”

                                                “?#20063;?#26159;,沙弥香,谢谢你。”


                                                等七海回到学校后,学生会的换届便马不停蹄地开始了,而等换届结束之后便又到了忙碌的期末考试准备周,原本七海打算又像上学期一样拉着侑在图书馆好好复习,但却被侑以“有学姐在会分心,这样期末考试肯定会挂科”为理由拒绝了,这使得七海和侑好?#30473;?#38754;说话的时间完全没?#23567;?br />

                                                就这样的状态一直持续到了圣诞节前夜的平安夜,在大家都陆续收拾行李踏上回家的旅途时,侑终于答应七海出来好?#30473;?#19968;面。

                                                七海对着天空哈了一口白气,看着已经挂上好多东西的大大的圣诞树,又把脸躲进了围巾里,然后跺了跺脚希望给自己增加一点热量。

                                                “七海学姐,抱歉久等了。”侑的声音从身后传来,七海一转身,那张熟悉的脸蛋由于寒冷的?#20498;识?#26174;得通红——当然,究竟是不是因为寒冷就得问它的主人了。

                                                “随便逛逛?”七海指了指这条商?#21040;鄭?#27492;时已经接近凌晨,再加上寒冷的?#20498;剩?#34903;上除了斑斓的灯光,放眼望去也看不到?#29238;?#34892;人。

                                                侑点点头,小心翼翼地走在七海的身侧。

                                                “侑。”

                                                “啊,在!”侑的心里正演练着如果七海告诉她自己已经和佐伯学姐在一起,她应该作何?#20174;?#20316;何回答,耳边响起七海这突如其来的呼喊,不由得吓了一跳。

                                                “侑还记得你之前在病房里说的那个睡前故事吗?你说你自己编的那个。”七海侧过头,眨了眨眼睛,问道。

                                                “嗯?怎么了?”侑不明白眼前的这个人在这个时候?#25910;?#20010;问题干嘛。

                                                “结局是什么?”

                                                “结局……”侑努力地回想着故事的内容,病房里的内容和自己梦里的内容交织在一起,她摇了摇脑袋,回答道:“小兔子在下着大雨的天气,着急地寻找着小狐狸,但当它赶到小狐狸的身边时,小狮子已经在那里了,小狮子为小狐狸挖了个树洞,将它放在里面,为它遮风挡雨,小狮子还去森林里找小狐狸可以吃的东西,喂给小狐狸吃,小狐狸的爸爸妈妈也特别?#19981;?#23567;狮子,觉得小狮子可以很好地保护小狐狸……但是这些,小兔子一件也做不到。”

                                                “小兔子只能把自己心爱的胡萝卜囤起来,囤到它认为足够多的时候,再送给小狐狸,可是,小狐狸不?#19981;凍院?#33821;卜啊,可是,小狐狸告诉小兔子,它已经和小狮子在一起……”

                                                “不是这样的!”七海借助这身高的优势,将侑扯到了自己的身前,然后她微微低下头望着身前这个面带忧?#35828;?#20154;,打断了侑的话:“不是这样的!小狐狸和小狮子只是很要好的朋友;小狐狸,很?#19981;?#24456;?#19981;?#32993;萝卜;但是小狐狸最?#19981;?#30340;,是那只很温柔很勇敢能包容小狐狸一切的小兔子啊。”

                                                侑呆呆地看着七海,她张了张嘴想要说什么,但此时却发不出任何声音来。

                                                “所以,小白兔现在要选择和小狐狸在一起吗?”

                                                听着七海的话,侑展颜一笑,抬头望着逐渐洒下雪花的天空:“下雪了哦,灯子。”

                                                侑那突如其来的称呼让七海瞪大了眼睛,她想着不能在气势上输给后辈,便往前走了一步,鼻尖抵到了侑的鼻尖:“侑,我?#19981;?#20320;。”

                                                那轻柔的吻,随着纷纷扬扬的雪花一起,落在了侑的嘴唇上,侑微微踮起脚尖,带着笑意回应着这个包含着苦尽甘来意味的吻,那句话,终于?#26377;目?#21943;薄而出,落到了心?#20808;说?#33041;海中去。

                                                “我也?#19981;?#20320;,灯子。”


                                                呐,你听到了吗?

                                                那个悠扬又遥远的声音。

                                                ——我听到了哦。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22270;?#24405;
                                                没有找到数据。
                                                11选5高手只玩前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