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 不知道該叫甚麼

                                                作者:好好龍
                                                更新时间:2019-04-14 02:05
                                                点击:91
                                                章节字数:3723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阿....哈.....哈.....咳....."

                                                勇太嘴裡含著血,滿身瘡痍,疲憊的瞪著森夏,眼中充滿了憤怒和不甘。

                                                這是當然,貴為魔族4天王的他和森夏對練的半個小時裡,他全程都被壓著打。

                                                被踢,被毆,被摔了無數次,精神和肉體都因此而消磨,光是站著就花了他很大的力氣,而森夏卻一臉沒事樣,甚至連衣服都沒多少灰塵......但是還沒完!

                                                勇太緊握著愛劍,鬥志高昂的再次擺出了中段的架式。

                                                森夏用平靜的眼神淡淡地看著他,等待著他的進攻。

                                                .......!

                                                勇太猛然蹲低,奮力踏步迅速?#24179;?#21516;時大劍舉高?#27492;?#24819;要給森夏一記沉重的架沙斬,連重心都微微上升.......只是假動作,森夏冷靜地看穿了。

                                                不出他所料,重心、身體上移只是假象,真正的殺招是凌厲的突刺。

                                                "不愧是四天王,進步的比我想像中快,已經開始習慣近距離戰了,但是技巧還不夠,熟練的話是能製造瞬間的殘影,沒這麼容易看穿的"

                                                這麼說著,森夏同樣蹲低衝刺,但衝刺的方向和勇太有微妙的偏差,使劍的突刺軌道偏移了中線,接著在劍?#36386;M他的右胸前,用手背偏?#30130;?#20351;劍只能貫穿空氣罷了。

                                                接下來,森夏輕撫上勇太的右手,輕輕向前拉,同時身體扭動,腳伸前,微微地擋住勇太的腳,用最小的動作,完成了像漫畫?#21069;?#30340;空氣摔的神操作。

                                                勇太瞪大雙眼,迅速的反應,緊急的倒地受身,最大的降低了衝擊力,然而,這使他無法應付森夏的追擊,在他意識到的霎那,森夏的腳已經陷進他的臉,如同初次見面般把他踢飛。

                                                勝負再次的分曉。

                                                "咳!"

                                                落地後不堪負荷的勇太吐出了一口鮮血,掙扎起身,但卻被森夏按下。

                                                勇太因此露出如同野獸般,猙獰、充滿血性的兇猛表情?#19978;?#26862;夏。

                                                當然,對受傷的困獸,森夏沒有感到絲毫恐懼,也沒有因此而生氣,只是嘆了口氣,無奈地說"到此為此.......這終究是訓練不是以命相搏的廝殺,沒有必要這麼勉強自己,你還有該做的事要做"

                                                他愣了會,發現自己氣血上湧而失去了判斷力,深呼吸冷靜了下來,長年堅持的責任心,自身的無力和眼前把自己暴打的?#35828;年P懷讓他心情複雜,苦笑地說"汝說的是。"

                                                一陣沉默後,森夏淡淡地開口"忘了說,你要是想練寢技的話請你另請高明八"

                                                "為何,汝不會嗎?"

                                                勇太無法想像眼前的達人竟然不會近身戰相當重要的寢技........雖然對她來說用處不大,就實戰角度來說很少有?#35828;?#25216;巧能高到對他用寢技,而且極近距離的情況,直接爆發勇者比常人龐大無數倍的,帶有屬性的魔力即可。

                                                事實上,勇者對實戰技巧的重視程度遠超乎勇太的想像。

                                                連給他的訓練(怎麼打他的),也大都是針對能和劍配合的摔、踢的技巧為主。

                                                對此,森夏傻眼的吐槽

                                                "........你是傻子嗎?互毆就算了,要是我們兩個扭在一起的畫面被你的六花,或風鈴那傢伙看到會發生甚麼你想像不到嗎?"

                                                這男?#35828;那?#21830;是真的低,六花真辛苦啊。

                                                "..........."

                                                勇太思考了一下,浮現在眼前的是自己的愛人被背叛的痛苦表情,和自己所侍奉的腹黑女王,在生氣時會露出的,?#27492;?#29158;爛時則陰冷無比的笑容,他不禁感到全身發冷,直率的說

                                                ".......汝的判斷相當的正確。"

                                                "呼.........你能明白就好........"

                                                光是想像風鈴會露出的表情,森夏就和勇太一樣莫名其妙地背脊發涼。

                                                "需要幫你治療嗎?"

                                                森夏輕輕地甩頭,擺脫了可怕想像並如此詢問勇太,但他只是回答

                                                "不必,此乃吾的中心領域,這種小傷?#28784;?#20462;養片刻即可得到恢復......還能權當修行"

                                                "這樣啊,那我先走了,還有想逛的地方"

                                                "也罷.....真的很感謝你,勇者"

                                                這麼說著,即使相當疲憊最死板的4天王仍恪守原則,深深地向森夏低頭道謝。

                                                真是認真又死板的傢伙啊,森夏如此心想並回答

                                                "小事,還能練練手.......而且我答應的事一定會做到,以後每天固定這個時間點在這練習可以吧?"

                                                森夏與其說是詢問,倒不如說是確定的這麼說。

                                                勇太露出了?#20807;?#30340;笑容,理所當然地回應了他。

                                                "當然,那麼再會了"

                                                "再見"

                                                在互相告別後,森夏走出了修練室,隨後展開了步伐。


                                                勇太在房間裡靜靜地坐著,聚集全身、收集周圍的魔力療傷,並回想方才的半個鐘頭。


                                                德魯伊狼人有這麼個說法,拳能交心。


                                                勇太不知道這句話,但卻某種程度上在戰鬥中能做到這點。


                                                在與森夏的戰鬥中,勇太在森夏身上感覺到了異樣感,一種與魔王風鈴不輕易顯露在外的真面目相?#30130;?#20294;在不同?#29992;?#19978;更加深邃的東西。


                                                當然,沒有危害,不會是老套的,主角身上封印著莫名奇妙的東西或第二人格,但不知為何,這種異樣感仍讓勇太感到一種無法形容的冰冷。


                                                丹生谷森夏毫無疑問是個溫柔的人,強大無?#21462;?#35905;達還信守約定,雖然有隱藏的施虐心,但就算是勇太也不得不承認--森夏決不愧對勇者之名。


                                                那這種冰冷是怎麼回事呢?


                                                在所有人當中最為戒備森夏的勇太不解的思考,他無法理解,但唯一可以知道的是,自己身為4天王仍需要警惕,觀察森夏預防萬一。


                                                毫不知情勇太的思考,森夏靜靜地走著,然而毫無徵兆的停下,回頭,淡淡地說"六花,有甚麼事嗎?"

                                                隨著話語脫出,空間,不,世界突然扭曲了,景象沒有徵兆的歪斜,奇異的能量從中竄出,最終,嬌小的人影扭曲點出現。

                                                "這是我最高級的,概念程度的幻術,除了認真的魔王大人和茴香外,無人可以發現吾........不愧是勇者"


                                                "說實話,完全沒感覺到氣息和魔力"


                                                "诶?"


                                                森夏沒有說謊,他能感受世界萬物的波動,但六花的奇特能量雖然根於黑ˋ暗,但卻超然?#24230;f物,森夏是絕對無法感覺到六花的存在的。


                                                而他的老師模式還沒完全消失,因此教導般地對六花解釋原因"就算掩蓋住氣息和魔力,視線還是不能過於強烈,敵意就更不用說,必須完全隱藏,要不然就沒意義了"


                                                "........汝真的是法師,而不是身經百戰的鬥士嗎?"


                                                六花無言的吐槽。


                                                而森夏俏皮的回答。


                                                "這年頭不會近戰的法師都不是好法師?#28014;?quot;

                                                "額.........."

                                                不管傻眼的六花,森夏接著問"所以,有甚麼事嗎?"

                                                "有的,但這裡不好說話,能和吾走嗎?"


                                                "恩.......好啊,剛好我有問題想問你"


                                                "甚好,那吾等即刻前往吾的修練?#37326;?quot;

                                                "........诶?為甚麼要去修鍊場?"

                                                "吾不想讓其他人聽到和汝的對話,去會議室有可能被茴?#24682;⒅且?#25110;魔王大人聽到......但吾也不可能帶汝去吾的房間,所以只剩修鍊場了"

                                                "喔"

                                                臉上不變,森夏默默地在心裡os,我是要在另一種程面上把四天王都刷過一遍嗎?還有,這對笨蛋情侶的修練室竟然不同間?"

                                                在吐槽後,同樣的劇情再度上演,森夏在一次被帶往4天王的修鍊場。

                                                但這一次,等待他的不再是無聊的?#25569;{房間,而是天花板、地板、牆壁都充滿大大小小的七彩法鎮,有著各種魔法道具的房間。

                                                除此之外,還放有著各種的生活用品,甚至連待客用的桌椅?#21152;?.......雖然知道是個細心的人,沒想到竟細膩到這種程?#21462;?br />

                                                還有,因為這裡,時、空間和法則扭曲的?#20877;|,這修練室會讓來訪的人都會感到不舒服,對森夏來說雖然會感到有些令人煩躁的沉悶感,但不是大問題,能扛的住,但,有另一個讓森夏在意的小事。

                                                "吶,六花,我能夠理解為何這裡會身體不舒服......"

                                                森夏頓了會,環看雖然是以?#30634;?#35519;為主,但看起來仍五?#19990;_紛的修練室接著說"但為甚麼你這裡的法鎮會是不同顏色的阿,明明感覺沒多大幫助"

                                                這個問題雖然不完全但很正常。

                                                通常,?#20280;?#39764;力的?#20877;|,每個ˋ人所建構出的法鎮都會是同一個顏色的,會有不同顏色除了在他人幫助下完成外只有一種可能,特地去找尋不同的材料以此為基礎建構法鎮。

                                                而這麼做,往往了提升法陣的效果......然而,對法鎮的結構學有一定研究的森?#30446;?#30340;出來,這些法鎮雖然效果確實有提升,但沒有很多........說實話感覺有點虛有其表。

                                                "額........"


                                                六花被戳中尷?#21560;c的ˊ無言地轉頭,但森夏因此露出抖s的笑容,開玩笑地說"難不成,單純覺得這樣會很漂亮而已?"


                                                六花的臉清晰地紅了起來,她害羞地大喊"裝飾又如何!?既能提升效果,又能讓這裡看起來賞心悅目,何錯之有!"

                                                "還真的是啊?明明?#28784;?#25850;一些可愛的裝飾就好了,搞得這麼麻煩,是因為4天王的自尊不允許嗎?真可愛啊~"

                                                ".......估奴!"


                                                看著變得像風鈴一樣抖s的森下,六花害羞又生氣地瞪著他,森?#30446;?#21040;他的反應後不禁笑了笑,煩躁的心情緩和了不少,平靜下來,溫和地說"不鬧了,進入正題吧?"


                                                "........先就坐八。"

                                                在六花的帶領下,森坐上了待客的椅子,隨後,六花從冰箱裡拿出花茶,從櫃子裡拿出杯子,'幫兩個?#35828;?#19968;杯後才坐下。

                                                "........這是?"

                                                森下不解地問,他無法理解為何茶中會有奇怪的魔力。

                                                "不愧是勇者,感覺實在敏銳。這是吾親手調製的花茶,內?#24515;?#22816;舒緩在吾的中心領域的不適感的藥劑"

                                                "喔~那我不客氣了。"

                                                說完,森夏一飲而盡杯中的茶。


                                                "好喝"


                                                森夏如此讚賞,而?#26131;?#28858;舒緩的藥物效果也是一流的,讓森夏不快,甚至有種衝動想把這裡摧毀殆盡的煩躁感消失無影無蹤。


                                                順帶一提,他剛剛才忍不住捉弄六花,除了捉弄心外,也是為了舒緩自己的情緒,也因為知道如此,六花才沒有計較森夏的捉弄,因為率先失禮的人是他,想測試勇ˋ者忍耐力的是他,想給勇者一點小小報復的還是他。


                                                "所以,?#38477;?#26377;甚麼事?"


                                                森夏問出了這個重複了數次的問題,而六花沉穩的回答


                                                "在那之前,汝不是說有問題想問吾嗎?汝先問八"


                                                "恩........好吧,你的邪王真眼?#38477;?#26159;甚麼東西啊?"

                                                ----------------------------------------------------------------------------

                                                補充兩個東西。

                                                一,精靈之森並不是精靈族的領地,此外一直沒說,精靈族和精靈是不同的東西,一個是幻想系會出現的物種,一個是世界的元素,基本上沒理性,但會聚集在中意之?#35828;?#36523;邊,聽其命令,總得來說,像有本能的能量。

                                                精靈之森是充滿精靈的神聖森林,資源豐富給許多種族恩惠。

                                                因此,各種族大多對這森林是崇敬的,愛惜的,有公約,不會亂用資源,出入有限?#30130;?#21807;有精靈聖母和其眷屬例外。

                                                其中,精靈聖壇是禁地中的禁地,精靈之神(神木)就生長於此。

                                                神木是精靈這個概念的具現,也是根,也是聚集之處。

                                                非常重要,地位像卡巴拉生命之樹,是世界的重要根基,基本上除了想毀滅世界的人以外沒人敢動.......倒也沒這麼誇張,但大亂是一定的。

                                                第二,種族。

                                                我一直沒訂好有多少種族,想說隨劇情需要做。

                                                目前確定的,除了精靈和魔族外有兩個,德魯依狼人,和沒出場的魘。

                                                魔族內有許多物種,除了常見的外,我也想參考魔王城晚?#30149;?br />

                                                魘雖然?#27492;?#31639;魔族,實則不然,因為?#20877;|問題獨立成族,有許多分支,媚魔,夢魘都是,共同點是精神攻擊。

                                                有些分支很特別,沒有實體,存在於精神的夾縫中,或像不正經魔術講師裡的天使那樣,是一個精神概念。

                                                茴香和這族有何關聯嘛.......以後再說。

                                                最後,勇太的魔法火焰是自己的魔法,不是劍給的,但劍能增幅.....勇太的身世靈感來了.....能用到不還是個問題就是了。


                                                各位看出來了八,短時間的篇章是和4天王培養關係,並慢慢地塑造各個?#24039;?#30340;性格和生活方式。

                                                但我廢話?#35748;?#20687;中多。

                                                下一話是可愛的女子會,下下話是學姊回,風鈴會出場,原本想寫快點,但我的手又開始不舒服,所以.......應該是下周見了八,掰。

                                                (話說給點建議八,要不要加快節奏呢?還是..........)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21028;?/h3>

                                                您目前的粉?#24656;?#26159;:-
                                                ?#21028;?#26159;:-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
                                                11选5高手只玩前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