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章 彩月Klimbim ch34

                                                作者:天理鹤情
                                                更新时间:2019-03-30 02:10
                                                点击:1490
                                                章节字数:3099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34、


                                                铠冢家没有人玩麻将。


                                                不知道从什么地方得来的印象——可能是电视剧——哗?#19981;?#21862;的搓麻将声音总是和香烟、赌博联系在一块,是低俗的活动。“无聊”,霙的脑海里浮现父亲坐在真皮沙发上阅读厚厚书籍的样子,他?#19981;?#27204;榄球,有时候会看到电视里播会停下来看,霙觉得没什么意思,不过更大部分时间,家里的电视都约等于是个摆设,她玩游戏不会用客厅那台,?#32422;?#25151;间有电?#21360;?br />


                                                妈妈总是在看时尚杂志,霙分不清是她的兴趣还是职业需要,也许兼而有之,直子则几乎都在打扫,不是这里就是那里,把家里擦拭得一尘不染,要么就是在准备餐点,或是采买食材的路上,以前她似乎显得更忙,丧假回来后变得稍微不忙了一点,闲暇时候,她会沉迷于十字刺绣。


                                                安静,整洁,清冷,霙家里的氛围就像冬日清?#30475;?#24320;水龙头流出的冰凉的水,以至于在这样非日常?#30446;?#38388;待久了会有失衡的感觉。


                                                麻将局是去泡了温泉回来才开始打的,优子昨天没去,四个人就一起去泡了。包间里空调开得很热,希美把浴衣袖子高高挽起,露出白皙的?#30452;郟?#22905;平日用来持握长笛的纤长手指在牌面上点选着,犹豫要打出哪一张,白色的树脂麻将牌和骨节分明的手相互映衬,看起来十分优雅。


                                                麻将,也不是那么低俗的活动啊。


                                                “嗯……打哪张好呢。”希美在霙耳旁喃喃自语,在牌桌上作为指导,她和霙一组,希美搬了椅子坐在她身后,现在玩的算是三人麻将,霙看着她把五索打了出去,留下了九索。


                                                “有一九牌不是不可以胡吗?”霙对照着手机上的入门手册学习,几盘下来有了些眉目,但还没完全搞懂。


                                                “你说的是断幺九吧,碰吃?#35828;?#35805;确实会无役,不过直接立直和一些特殊牌型没有这个禁忌……啊,来了,立直!”


                                                希美把立直棒抛到牌桌上,牌山中还有不少牌,和牌可能性很大,两巡过后优子打出了希美听的四饼。


                                                “和!立直,平和,红宝牌1番,里宝牌1番,7700点。”


                                                希美把手牌摊开,?#19982;?#36523;后站起,好闻的香味消失了……原来如此,感到失衡有部分原因是希美的体香。


                                                “呜哇…?#20284;?#22909;背。”


                                                “你还说要不要赌点什么…再这么下去输的就是你了吧。”


                                                夏纪把牌哗啦啦扫进麻将机,上一盘的赢家是她,到东三局优子只剩下9600点。


                                                “不对,你已经输了啊。就剩那么点分。”


                                                “胡说,下局我肯定能和个大的扳回来。”


                                                优子言之凿凿,好胜?#37027;?#30340;她在牌桌上还带点赌徒心态,不过事与愿违,第四局甚至沦落到?#25442;?#39134;。“赌钱的话要输不少了。”“胜败乃兵?#39029;?#20107; ,再来!”夏纪平静地拿牌,顺手递给她水果牛奶,优子狠狠嚼着霙和希美逛街时候买来的当地特产“智慧之饼”,像是要把红豆沙做成的‘智慧’咽进肚里,但麻将说到底是个?#20284;?#28216;戏,不走?#35828;?#35805;再怎么防还是铳,下一盘她还是输了。


                                                “啊啊!…拜托换成四人麻将吧,三人神棍麻将太容易被飞了。”优子趴在麻将桌上嚎。


                                                “但霙还?#20999;率职桑?rdquo;


                                                “?#20063;?#19981;多会了。”


                                                一边还能对照役?#30452;?#30475;,应该没问题。


                                                “那起始霙从三万五千分开始吧?多给一万。”希美说。


                                                “可以。”


                                                “喔~要赌点什么了吗,兴致来了。”


                                                优子又容光焕发,从桌上爬起来。


                                                “你是有多想赌博啊……”


                                                “不稍微有点筹码就没?#26032;?#23558;的感觉了啊。”


                                                “你不怕连内裤都输光吗…”


                                                “…输了要脱衣?”霙抬起头,眼里带着不知是惊讶还是闪闪发光的光,夏纪赶忙摆手:“不不不我们还是玩健全一点的麻将。”


                                                虽然脱衣雀确实算是一项传统艺能。


                                                “不赌钱总行吧。那?#20572;?#31532;一名可以对第四名随意提一个要求,对方不能拒绝,啊不过也不能是太过分的要求。”


                                                “这什么,国王游戏吗……”


                                                “对对,差不多,国王麻将游戏!”


                                                不晓得优?#26377;?#37324;在打什么小算盘,以她那?#20013;愿瘢?#21363;便出老千也绝对立刻会被抓包,刚才还输得?#20063;?#30340;,她到底哪里来自信?夏纪一脸无语地看她。她?#26376;?#23558;兴趣不算特别大,会玩,但不至于沉迷,当然技术也没有多么精湛,夏纪在友人中属于随波逐流的类?#20572;?#20197;不扫别?#35828;?#20852;为标准。


                                                霙对赌局同样没有多少感想,不过希美有参与那就另当别论,赢了能对希美提要求的奖励听起来很是诱人,寒假即将结束,很快又要和希美分别,她想和希美一起做的事情却有千千万万——总之,她已经开始思考到底要对希美提什么才好了。


                                                另外三人怀揣不同心思,最享受当下的大概是希美,真好啊,她想,单纯就只是享受这种和朋友待在一起的氛围,比喻来说像是把刚出炉的薯仔烧鸡切?#24405;?#33151;和鸡翼,从?#25104;纤合?#28909;气腾腾的肉开始品尝的那种时刻。


                                                “我过年时候如果赢太多,爷爷奶奶给的压岁钱就会变少了。”希美边玩着准备打出去的牌边说道。坐在上家位置的霙默默听着,想象希美和更长一辈人在一起的场景,两?#35828;?#23478;庭氛围相去甚远,霙对希美的一切都感兴趣。


                                                ——和她们三人一起玩很快乐,这样的时光能一直?#26377;?#19979;去就好了。


                                                希美的视线轻飘飘地落在霙身上,霙薄薄的嘴唇抿成一线,对待战局的态?#30830;?#24120;认真,似乎全然没有察觉到希美在观察她。希美的手牌不错,开?#24535;?#24050;经差不多可以两面听牌,但她把牌拆散,准备打更不容易和的对?#28020;?br />


                                                也不是故意欺负新手,只是或许没有功利心的人反而容?#23376;?#21543;,到了南场,希美的分数遥遥领先,夏纪在三万五千中游荡荡,霙?#26247;故切?#25163;,估计很多可以打的牌型都还没?#20146;。?#21644;优子在三四名齐头并进不分高低。


                                                “和!断幺,1000点!”


                                                牌山只剩下十张牌的时候优子总算和到了霙打出来的三万,优子松了口气。


                                                “…你还真下得去手和这种牌啊。”而?#19968;故请?#30340;牌——夏纪用眼神说明了没讲出口的?#21834;?br />


                                                “让我看看,你一定在做大牌吧!”


                                                “没有啦。”


                                                凑过去看了一眼,哼,怪不得牌河里幺九牌很少,这?#19968;?#24819;打纯全带幺九啊。


                                                优子忽略掉夏纪略带嫌弃的表情,在心里对霙道歉,比起?#32422;?#36194;不了而言,果然更难接受的还是要被伞木希美提条件,靠着这1000点险险超过了霙,总算是不用垫底。


                                                “那,我赢咯,最后一名?#35831;?#21602;。”


                                                “嗯。”


                                                霙像是刚刚才?#20174;?#36807;来?#32422;?#26159;最后一位,不是提条件而是要被提条件的人,不过国王?#20999;?#30511;眯的希美,她?#32842;?#30340;表情里开心的成分占得更多。


                                                “希美?#32654;?#23475;。”


                                                “没啦,今天?#20284;?#27604;较好而?#36873;?#40635;将好玩吗?”


                                                “好玩的。”


                                                她浅浅地点?#35828;?#22836;,希美松开握着桌沿的手。




                                                “哟!~我来打扰。”


                                                打完麻将回去休息一下,准备晚饭时间出门,优子和夏纪在房间里看已经连续播了多年的老牌相亲节目,听到敲门声,她去应门,站在门外的是换好?#36335;?#30340;希美。


                                                “霙呢?”


                                                “在练?#21834;?rdquo;


                                                “什么?”她一下子没明白。


                                                “双簧管。昨天已经?#36947;?#20102;。”


                                                “啊。”


                                                这种时候才让人感觉到霙在职业音乐道路上确实越走越远,和其他三人已经去了完全不同的方向。优子压根没想过出来旅游还要把小号带着这种事,当然小号吹起来很吵?#24425;?#19968;方面,不过,那只是借?#20898;?#24402;根结?#33258;?#22240;还是没有在这方面上心。


                                                希美应该?#24425;前桑?#19981;走职业路线的话,没有硬性指标苛求,没必要每天勤勉练习的,况?#19968;?#26159;和朋友出来旅游期间,这种时候还要练习反而有种卖弄炫耀的感觉。


                                                霙除外。


                                                作为同和希美在?#24213;?#37096;并肩作战过的友人来说,优子在?#25345;?#31243;度上能体会她现在的心情,虽然?#25104;?#27809;什么表露,但希美只在站在门口那么一小会都会不经意的恍神已经出卖?#20439;约?#30340;心?#22330;?#37027;是名为现实的败?#22791;?mdash;—我也很?#19981;?#23567;号的——优子在心里苦笑,可以的话,真不想和她共情啊。


                                                “进来吧。定好晚上吃什么了吗?”


                                                “还没呢。”她笑了笑,“一起看看吧。”


                                                三个人坐在沙发上讨论晚餐要去哪一家,电视里继续在播放着相亲内容,性格,职业各异的?#20449;?#22025;宾在台上展示交流,有的优秀到让人纳闷这样的人有什么相亲的必要吗,但毫无疑问人家确实是有这方面的困扰。优子是婚姻必须是以爱情为基础才能继续的派别,她现在爱着的是?#30452;?#30340;这个人,因?#24605;?#20449;?#32422;?#32477;不会站到这样的舞台上,从这点来说,她算是赢了场上的?#20999;?#20154;了。


                                                她瞥了眼身旁的伞木希美,对方已经没有了刚才站在门口时候的那?#30452;?#24773;……人啊,就是会有总有各?#25351;?#26679;?#34924;?#30340;?#19968;?#21543;。优子在按下手机翻页的同时心想。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clannad1
                                                clannad1 在 2019/04/13 12:16 发表

                                                好久没更新了

                                                兜兜儿
                                                兜兜儿 在 2019/03/30 11:29 发表

                                                !!!!!!

                                                么么儿
                                                么么儿 在 2019/03/30 06:09 发表

                                                双簧管有没有±0吹法

                                                显示第1-3篇,共3篇
                                                11选5高手只玩前一 福州同城游戏十三水 五子棋做丝 合机密彩经一码中特 五分彩群 福彩华东15选5开奖结果 黑龙江p62彩票 宁夏福彩中奖 2019129专家绝杀红球 注册送38娱乐平台 一码中特提前 快乐8开奖彩票控 云南时时彩十一选五开奖结果 幸运武林 玩极速快3怎么投在线 帅哥平特肖